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情感空间

TOP

初恋的升华--续梦无痕《雅琴》 (虚拟网络中篇小说)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12-09 21:13:42 | 作者:筱冰 | 来源: | 浏览:5413次 ]
         初 恋 的 升 华

                        --续梦无痕《雅琴》 (虚拟网络中篇小说)


                              文/筱 冰   

  一早,我去《诗梦》办公室,诗梦、红尘逸仙、路遥归梦、姜小米等几位编委都在。見到总坛主、主编诗梦两眼通紅,眼皮略肿,眼角还挂着泪痕。我一惊,问旁边的红尘逸仙执行主编,他将一篇打印的文字给我,要我慢慢地阅看,我坐在主编办公室的沙发上,不料翻开的竟然是雅琴从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寓所发给诗梦的邮件:


  一次无意识的点击,我发现了你们诗梦网,做梦也没想到,这一点击,竟使我的痛苦、懒散的人生出现了转折。这一点击,使得我曾经遭受的痛苦以及磨难,无限地放大,迅速地充斥了脑海,使我有理由冲动,有理由写这样的一封信。此时,我虽然生活在一个物质相当富有的美国,但我心如枯井,情似死灰。見到了《诗梦》网站,你们转帖梦无痕的《雅琴》似一支清醒剂,令我激动让我重拾希望,为此,我苦苦等待了整整二十年。


  梦无痕、雅琴是我们初恋时互起的昵称。″梦″、″琴″这样的字眼我们私下互称了好多年。原以为他早就将我遗忘了。此文使我冰释前疑。有很多的感伤,如果不去触碰就会深深埋在心底。但梦的心声却让我再次面对,再次感怀。尽管那一点一点的痛,一点一点的往事再次触痛了我的心。


  象所有的校园爱情故事的情节一样。大学四年的同窗同桌,在我们心灵上擦出了爱的火花,他的聪颖好学、他的倔强个性,他助人为乐的心地,他那洋溢着的男子汉气慨,特别是他对我的尊重,从不因为我是农民子女、是个走读生而轻視我,这些统统都令我心怀爱慕。


  毕业前的一个学期,我与梦恋爱的消息传到了他的家里,惹得他当区委组织部部長的父亲大为恼火,为此,他们父子大吵一场。听梦讲,一位区委副书记的女儿在拚命地追求他,他的珍惜令我十分感动,为此我那晚在咖啡厅为他献出了初吻。这个吻令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毕业前夕,他在区婦联任主任的母亲,突然有一天到学校,约我去淮海路阿根廷西餐厅吃烧烤。她诚恳地求我,要我为他们父子亲情着想,为梦的所谓前程着想,为她这个当母亲处于父子矛盾中间的微妙、为难处境着想,要我离开梦。且提到了那位区委副书记的女儿与梦从小青梅竹马的事实。面对他母亲流出的真诚泪水,我心软了。我也有母亲,可怜天下父母心。此时,我为自己的家境贫寒更感到自卑,我含着泪违心地答应了她。尔后我开始疏远梦,我只字不在他面前提及他母亲找我施压的事,我忍着泪水和心酸,渐渐的远离了梦。为此梦非常失望、痛苦,还对我产生了误会。我只能忍痛割爱啊。


  毕业后不久,传来了梦结婚的消息,在一家大饭店举行了很大排场的婚礼。他们没有邀请我。


  我情绪十分低落。其间有一位与我同校不同专业班同属走读生的老乡,一直在追求我。在校时,我明确告诉他,我已心有所属,叫他死了这份心。这时他又发动猛攻。在亲友、同学的撮合下,我与他确立了恋爱关系。一段时间的交往,无论人品、个性,总无法与我心中的梦相比。特别有一次在谈婚论嫁的关键时刻,他嫉妒心大发,竟毫无根据地诬蔑我已將初夜权交給了梦。这样的话深深地刺伤了我,这样的生活也深深打击了我。一气之下,我离开了疼我爱我的农民母亲,离开了生于斯長于斯的上海大都市。先到了广州、尔后又去了大亚湾、佛山、東莞、深圳、海滨等城市,开始浪迹天涯。


  在那漂泊的日子里,我心中一直装有梦,在那段离别的日子里,我一直在苦苦地追忆、反省、探索……我伤痛的灵魂再也受不住感情的折磨。我浪迹社会,受到了无数轻蔑、漠视、谣言、中伤和暗算,尝到了无数的辛酸和苦辣,如今,我怀着一颗創伤惨重的心、真挚的爱和满腔的恨,已经体会过了人生的险恶。无论什么时候,梦一直在我的心里。那段美好的感情一直支撑着我坚持活了下去。我渴望有一天,可以见到梦,可以看到他曾经的笑脸和爱意。我不奢望什么,只期待一个简单的重逢。悔恨和悲痛,紧紧地咬着我的心,无以遣怀,无以自解。我曾背着一切,孤身独处,将此一遍又一遍地书写,又一遍又一遍地撕毁,我写了又撕,撕了又写,最终我没有将信发出,对他的爱亦深深地藏于心底。


  对于梦笔下的雅琴,《诗梦》许多网友给了真诚的关注。这些令我激动不已。那一刻,我冲进了卫生间,开足了淋浴器,有生以来第一次失声痛哭了一场。我想用痛哭,哭尽我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冤枉和委曲,诉尽我在冤案中受到的折磨及創伤。出于对你们《诗梦》的极大信任,我鼓足了勇气而又冒昧地向你们申诉你们并不了解而又不理解我的过去的真实。申诉并不是表白,更不抱有任何对梦的希翼。奉献给你们的仅是一颗曾经激烈跳跃着的心,请你们看一看这颗善良的心是如何面对血淋淋的社会现实的。


  申诉又非得靠回忆,回忆是令人痛苦的,回忆必须要勇气,我心里一直在呼唤,呼唤那个被生活磨去的東西––那几乎已死去的東西。哀,莫大于心死。我摸索、回顾、追寻,今天,我不怕旧日一直在流血的伤口再流血,我想,现在回忆这一切,已有着与以往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就像人们在清晨回忆昨夜的梦一样……记得梦在大学时经常对我讲的一句话:″好心不一定能得到好報。″也许这是真理,不!这绝不是真理,但却是真实。人啊,人,竟令人如此地难以琢磨………



  其实梦提到的毕业前夕我与同住浦东的同乡恋爱之事,他也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心中只有梦。怀着情场失落的悲哀及对事业的憧憬,我到了广州,原以为凭着我大学的本科学历,找份工作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我错了。到处碰壁,使我变得更现实,为了生存,我丢弃了专业,转碾广东几个城镇,曾做过制衣厂车工、烫板工,商场勤杂工,甚至在酒楼端过盘子刷过碗,我什么都做,一天有时做十六小时,住在铁皮房,高低铺挤满了打工者,累得瘫倒都不想爬起床.就这样日复日地在中国最底层工作生活了几年.我拼命地挣钱寄回浦东,聊以自慰。


  梦提到的那次聚会,正是我在广东经历最艰辛的創业阶段。我坚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我时刻保持着一份尊严,我不断地读书,充电,更新知识,接受南方的新观念,尽可能不使自己落伍。很快我得到了一次机会。一次我去海滨市邮局汇款回家,路上见一外国老人倒地昏迷不醒,立即拦车将其送到市人民医院搶救。出于对老人的同情,我一直守候了两天两晚,直到老人苏醒,才通知到其儿子来换了我。結果我被制衣厂老板以旷工理由解雇。


  没想到的是,这外国父子是滨海工业园区一家颇具規模的电子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及执行董事、副总裁。我也就接受了约瑟.卡尔(那位儿子)的聘用,受聘这家集团财务部任职。好在我大学学的是国际财务结算专业,在深圳经过业余学习,通过考核取得了会计证。加上熟练的计算机能力,我很快被美方委以重任。一下子,我从最底层升到了白领,犹如从地底爬到了天上,但我時刻提醒自己,坚持自己做人原则。卡尔年轻有为,正直无私,极具事业心,他视我为其父的救命恩人,对我很器重,也很关心。他一直认为是上帝将我赐到了他身边,成为他事业上的左右手。工作之余,他经常邀请我去上岛喝咖啡,聊天,有时去跳舞唱歌,去海边游泳冲浪,带我去打網球,高尔夫球。还去他们私人会所参加各种派对活动。这一段时日我生活得较为充实,平和。我以为我可以这样平静的过下去。虽然没有激情,但日子过得还算实在。我还邀请母亲来住了一段时日,但她却住不惯我在海滨市蛇湾海边置的那套别墅,三个月后吵着返回浦东农村了。


  然而,好景不長,真应了古语,福兮禍中伏,禍兮福中倚。卡尔及我在打理公司时,先后发现了中方总裁戈洋的走私等重大经济嫌疑问题,我们留了一个心眼,通过高科技手段掌握了他走私行贿的关键性证据。在火力侦察发出举报后,更感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庞大关系网,甚而涉及市的一位握有实权的市级领导。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有我做人的原则。我一直將母亲从小要我″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朴实的信条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我亦想到了我与梦恋爱时,他一直讲的那句话″为了正义,战斗不息″。我作好了長期斗爭的准备,我稳妥地将绝密证据资料加密后拷贝进光碟,寄存在非常可靠的秘密地方。密码存于心中。我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不出所料,没几天,戈洋派人将我关进了一个三平方米不到的一条夹弄里,一条破草席,一个枕头,一条被单,一个痰盂,一个脸盆,外加我1.64米的个子。躺下耒,头靠墙,脚朝门,转身也很困难。他们将通向外面的门、窗都钉死。室内没有书报,没有纸,没有笔墨,我周围和身上全都空空如也。我所有的東西都被取走了,连手表也被他们骗走,免得我知道时间;钢笔取走了,就剥夺了我写字的权利;连皮带、裤带、硬币都被夺去了,怕我切断动脉。五个打手负责一天二十四小时看守着关锁的我,还组成了十二人的专案组。对我实施了法西斯式的专政。用戈洋的话说,你不用与我讲法,我就是法,这里不是公检法,用不着以证据办事。在他的授意下,他们开始对我刑讯逼供,要我交代所谓经济问题。实则要我交出光碟,为了想毁灭罪证,取到光碟,刑讯手段也逐日升级。


  在这里,除了看守、专案组″动力″以外,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人的脸,就是看守,也不准与我讲话,不准回答我的问题。除了″动力″声嘶力竭的审讯中发出的吼叫、刑罚,我从来没有听见任何他人的声音。从早晨到夜晚,从夜晚到黎明,我的眼晴、耳朵及一切其他器官都得不到丝毫的滋养,我实在是形影相吊,成天孤零零地又一筹莫展地守着我自己的驱体以及几件不会说话的草席等。我感到像谮水员般,仿佛置身于寂静无声的漆黑大海里,甚至摸糊地意识到通向外界的救生绳索已经扯断,再也不会被救出水面,我的身边是一片的虚无。一个不知道时间、没有空间的虚无之境。


  开始两个星期,他们把我置身于时间之外,将我置于世界之外。后来,对我的审讯开始了,他们輪番上阵,四个一组,每天斗至凌晨三时,才让我睡觉,四十五分钟后又让看守将我拉出斗批。他们輪流用极其下流龌龊的语言,对我的人格、自尊侮辱、伤害。一连三个月,天天如此,周而复始,使得我疲于奔命。他们采用恐吓、欺骗、威脅、利诱、攻打、跪三角石、在烈日下拔草、不准洗澡、不准换洗衣服等等,对付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面对种种摧残折磨,我竟出奇地冷静,幼稚地坚信党、人民不会冤枉一个正直的好人。


  我常常想,如果我承认了他们还不知道的某件事,我就可能毫无必要地使他人遭殃,如果我否认的事情越多,结果我就害了自己。为此我抱定宗旨,以死寂的沉默来瓦解他们卑劣的一切手段,以沉默来表示我对他们刑讯逼供的最高轻蔑。我身陷囹圄,失去自由,但我不能失去志气、意志,最糟的是审讯之后又让我回到虚无之中,因此,当我一旦孤身独处,就逐一回顾自己被审讯时的情景,思考着我该如何回答,如何对抗才最聪明,盘算着下步的对策,以备我一不小心而引发他们的怀疑。


  我来回考虑,反复思索,仔细检查我口供中的每句话,那些已被他们记录在案,可我心里非常明白,对这些冤假错案的制造者,我是永远也猜不出事情的真相,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然而这种思想在空间里一旦运作起来,就在我脑子里不停地盘旋,引发种种联想,连做梦也得不到安宁。每次被他们审讯后,我自己混乱的意识同样地在折磨着我,脑子里在重复盘问、追究、虐待的苦刑,这比接受审讯之苦更加残忍,因此种孤独的精神折磨在脑子里处于永无休止的态势。亲身的经历使我清醒地感觉到,将人单独囚禁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的办法是多么地阴毒,对人的打击是多么地致命。


  在这期间,我渐渐感到,在这一片虚无的可怕压力下,我的神经开始松弛,意识到这个危险,我就竭力绷紧我的神经,紧張到快要绷断的地步。我拚命地去找些事情,一直在回忆母亲对我的教育,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总希望我们姐弟能有文化,能有出息。她勤劳,心灵手巧,做得一手好针线,棒针毛线衣打得特漂亮。为此接了外贸公司好多单,并以此为我们掙学费,贴补家用。一幕幕,一桩桩家事暂时分散了我巨大的精神压力。我又不断地想象着梦婚后的生活,想象着他儿子的淘气样子,还期望着梦心中仍藏着初恋的美好情景…..藉此来驱散强压我心中的紧張、不安。


  那年,由于夏天特别的炎热,我穿着汗衫背靠墙以期得到些涼气,谁料寒气入骨,患了严重的气管炎、哮喘、支气管扩張咯血、心悸、心律不齐、胃痛……又因不让勤洗澡清洁,不让勤换洗衣裤,导致了严重的皮肤湿症,整天奇痒难受,差点到了发疯的程度。


  在这里,我被折磨得一生伤痛,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只有经历过此磨难的人,才能深深理解何谓″非人″的真正涵义啊!我曾经想到了自杀。我在不到三平方米的″囚室″中,不吃不喝,思想斗爭了整整七十二小时,想用锋利的硅片割脉自尽。是脑海中母亲的嘶裂着的哭喊声、梦的那次刻骨铭心的拥吻震撼了我,一下子将我拉回到了现实。母爱和我难忘的初恋成了我那时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是这些帮助、拯救了我。在常人看来,自杀是一件十分干脆的事。但自己的亲历,我感到,此举的痛苦更甚千万倍于其他的痛苦,没有一件事比死更难抉择了。在那样艰难的时刻,陪伴我的依然是初恋的美好。


  我在自杀未遂后,大彻大悟,就象重获新生。人啊人,一条生命,因一时想不开,说不定瞬间就没了。经历告诉我,在生命就要结束的最后一刻,总是那些美好的东西在牵扯着。那时会突然想起世间有许多可爱、留恋的人和事。我也明白了,我的初恋在我生命里的重要性。


  尔后,戈洋之流又凭借着他们手中的权力,变本加厉,串通黑恶势力,以″受贿、贪污″罪,判我″七年有期徒刑″使我入獄。在″服刑″期间,卡尔先生曾耒探过我几次,要我挺住、坚强。他说正在继续提出申诉。

  前年,当卡尔先生再次探监时,告诉了我一个爆炸性新闻,称中纪委已派调查组至海滨市,那位副市長已被双规。我喜极而泣,要卡尔去佛山一农村取光碟,交中纪委调查组。不久,中纪委调查组两同志几次来监獄取密码、了解、核实戈洋经济犯罪嫌疑及制造我冤案情况。后据我提供有力证据,查清了戈洋之流勾结市府分管副市長走私案真相,顺藤摸瓜,又查实了海滨市这位副市長涉及的其他大案、要案。结果这位副市長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戈洋也因犯走私、受贿、贪污、贩毒、组织黑恶势力等罪被判死刑。戈洋之流近二十人也分別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我的冤假错案也得到了平反昭雪,获得了国家赔偿。

  可是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特別当卡尔将我接出狱时,还小心的告诉了我一个恶耗:我母亲胃癌晚期,已入院几月。听后我如五雷轰顶,顿时昏倒在卡尔怀中。待我醒来,拉着卡尔直奔海滨国际机场,飞奔上海肿瘤医院而去。我哭着扑倒在病床上母亲的怀抱中时,病危的母亲反倒十分冷静镇定,抱着我的头安慰我。她当着卡尔的面,擦干我的眼泪,提出两点要求,她要我坚强地活下去,她说卡尔是好人,在我失去自由的几年中一直由卡尔照顾着,她要我答应嫁给他。我还能说什么呢?以前卡尔曾多次向我求过婚,但终因我心中藏有着梦,一直婉言拒绝,我想独善其身。但我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感触太深太深,对婚姻、初恋也重新反思过,在人生感悟中得到了升华。为了满足母亲临终前的心愿,我爽快地答应了她。第二天我就与卡尔在上海办理了结婚手续。当母亲见到我们结婚证书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在医院里,我一直陪伴着母亲,想把这些年欠母亲的关爱补起来。可是突然有一天,母亲精神特别好,一直特別清晰地在回忆着过去岁月的许多细节,我听人说过,这也许就是回光反照,我心里特別特別地难过,看着她即将离世但又无力伸出援助之手。果然,至深夜二十三时,她握着我和卡尔的手,十分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当时,我整个哭成了泪人儿,我懂得母亲是带着满腔的疑团和深深的遗憾离世的,我真的感到特別地对不起她!她是一个标准的农村女性,虽然没有文化,但特別地恪守孔孟之道和婦道,而且心地善良,做人本份。父亲早逝,她一直独自支撑着家,将我们姐弟扯拉大,且供我们读至大学毕业,真的好艰辛,好不容易。后又遇上了我的厄运,致使她精神和肉体上受到了毁灭的打击,心累、心焦,可表面上还强装镇静,还要做我们的脊梁骨。我的惨遭迫害加剧了她的病魔侵袭,竟不幸得了癌症。我失去了母亲这个支撑我的精神支柱,内心空虚到了极点,我仿佛跌进了一个无底深渊,仿佛坐在飞机上,在高空突然遇到稀薄空气或真空点,因下降而巅波,空虚得象只泄了气的皮球。

  在浦東老家火化时,正当炉前工将母亲的遗体推至炉前的瞬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悲痛的情感,不顾一切地冲进了火化室,扑倒在母亲的遗体上,放声痛哭,我多么想随她而去,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以求得彻底的解脱。直到我昏死在母亲遗体上。卡尔及我的弟弟、还有很多亲戚将我唤醒,他们也都已哭成了泪人。那段日子,卡尔一直陪在我左右。

  由于连连的打击,办完母亲的后事,我支扩咯血复发,在上海住了一段时日医院,接受治疗,后在卡尔提议下,我来到了美国。卡尔父母欣喜异常,欢迎我这个儿媳登门。卡尔往返中美之间,我在美国静静的疗养着。表面上我过着宁静、详和的舒坦日子,但在我的内心却越来越思念故乡,思念祖国,怀念过去的快乐日子。独处時我常常一个人久久地发呆。对梦的依恋总是挥之不去,啊,初恋总是那么地温馨,那么地诱人!虽然我知道一切已经永远的成了过去,但我仍然在憧憬。

  直到最近见到了你们的网站。我详细认真地看了《诗梦》所有版的帖、跟帖,没有想到虚拟的网络,竟有你们能如此体现真诚、真实、真情的网站,特別梦提到的十几年间最爱听的歌是″同桌的你″,最爱哼的歌是″真的好想你″,经常去浦東看海,盼望着爱的人向他走去的跟帖时,我冰冻了近二十年的心亠下子被感染得柔软了…….

  也许筱冰的座右铭太有哲理了,″生命需要共鸣,共鸣的生命才有激情和創造。″我久已麻木的心灵一下子与《诗梦》的真挚和热情产生了共鸣,共鸣又激活了我沉寂多年的心,我开始乐观,快乐起来。卡尔父母,卡尔也深深地被《诗梦》所感动,大家一致决议:1)增加对电子集团的投资;2)投资参股加盟《诗梦》网站,不日将赴安徽与贵站洽谈合作事宜。探讨如何做强做大《诗梦》网站。我们希望《诗梦》这么高雅人情的网站可以给更多人带来好心情,成为更多人的心灵家园。

  男儿有泪不轻弹,看完电子邮件,我这个自以为极具男子汉个性的人,还是被感动了。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是愤慨?是不平?是同情?是难过?是感动?是欣喜?是……?一时也說不清楚。在人生的舞台上,梦无痕、雅琴演绎了一幕感人的悲喜剧:
  梦----无痕,深藏于心底也!
  雅----琴,声音相和,前后相随也!
                                          2005年4月16日定稿


(此文纯属虚构,诚望雅琴、梦无痕见谅。)


 

附:


 

                 雅   琴

                         文/梦无痕

  雅琴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一个开朗而又娇小的走读生,由于家住浦东,故,每天都要摆渡过江来校上课,同学们都爱称她为"渡江干部".虽然在上,下学的途中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经历,但她的成绩始终维持在班里的中上水平,这就不能不让我们这些住校生刮目相看.
  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收听上海地区的天气预报,今晨是否有雾,是否封江,轮渡是否停航,成了我最关心的事,因为这关系到她是否能准时来上课,是否会因轮渡停航而在我的视线里暂时消失...........四年的大学生活在紧张而又愉快的气氛中很快就过去了,临近毕业前夕从同学那里知道了雅琴的故事,二班有位帅哥也住在浦东,四年来他们同乘一渡船,同坐一辆车,八个学期的风风雨雨,终于擦出了爱的火花,而我只能默默的为他们祝福........
  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为事业为生存,为爱情为归宿,为显示自身价值,在职场上在情场上全力打拼,而那本离校时同学间互赠的留言和校友通讯录却形同虚设的躺在抽屉里.记得第一次同学聚会,是在毕业后第五年的校庆活动中,当时我是怀里揣着孩子刚满月的照片去参加聚会的,虽然未能立业,但总算是成家了.五年来,最成功的是一位当上了厂党委书记的女同学,最不幸的是一位在妻子生下孩子后就撒手归西的男同学,最痛苦的是未能来参加聚会的雅琴,因那位帅哥的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而帅哥又无勇气为爱做主,故,雅琴只能带着刻骨的伤痛,辞职到深圳去闯世界了......   ......

梦无痕回帖:

  上班下班家务忙,孩子老婆丈母娘.就这样在琐碎而平凡的生活中转眼又过了十几年,十几年来,我最爱听的歌是"同桌的你",最爱哼的曲是"真的好想你",然而却始终没有你的消息.我曾不至一次的独自一人驾车去浦东的海边看海,幻想着你会在夕阳的余辉中微笑着向我走来.............

69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只猫的爱情(姜小米)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