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诗歌 -> 现代诗歌

TOP

凉秋夜里伴月香
[ 录入者:繁華依舊 | 时间:2008-12-29 19:28:08 | 作者: | 来源:采集所得 | 浏览:1748次 ]
   看着天上的星星,虫子的歌声被风洗得清澈。镇上的灯光一处处亮起,渔船上的那几盏灯火在江水上摇曳。掏沙的机器停止了工作,岸静得神奇,水哗哗地流着,一如既往。

    这个秋来得有些深沉,夜凉深处的竹林,似乎感到几缕萧瑟。水是软的,石头有些僵硬,星光下,我仿佛感到江湾里有一些茅花在飞。夜初刚有月光,乌江显得很柔美,长长的像一首歌,在峡谷里缠绵流淌。浪花是乌江的音符,它在深情而低沉的吟唱。来江边散步的人揉进一些柔柔的碎语,让这个夜精致起来。

    我坐在江边的一处石头上,背后的芭蕉树被风吹得飒飒作响。吊脚楼上映出灯光,母亲哄孩子不哭的声音从楼上清晰传来。江边的老街没有多少人家住,呈现着安祥,低调着心情,灰灰的显得很浓重。老街多数住着老人,很朴实,很古老。在静夜里,老人们爱坐在巷子里摆龙门阵,东家长西家短,一个故事就可以勾兑一夜心情,一个传说就可以拥抱一夜情怀。十七大的新闻被他们品得有滋有味,打腰鼓的老大妈们正凑合在一起作词。

    乘着夜色,穿过江边的街巷拾级而上,像翻阅一段长着锈迹的历史。烈女石在淡淡的月光下铁青着光芒,浪花在她的足下回旋。青石板上的脚印承载着星辉月光,敬着古镇。狮子石睡着了,听——那些浪啸不就是它的鼾声吗。弯月把那棵树割得很忧伤,岁月深处,故事里裹足的小姐依然在阁楼上等着外出做生意的郎君。舀一瓢曹氏老醋,味道依然醇香。卖豆腐干的门面亮着灯笼,羊肉馆的食客们还在喧闹。

    夜非常和谐,仰望天空,群星闪耀。在小镇一角,农村中学的学生正在上晚自习。这里,夜愈合不了黑色,教学楼的几排灯光明澈着眼睛。老师走动的身影印在窗子上,我的耳际好像响起了一首歌,那歌唱在心灵深处:每当我轻轻走过您窗前, 明亮的灯光照耀我心房,啊老师——突然之间,我感觉到有一星温暖照亮黑暗,化开我心中的忧伤,让我看到慈爱的光芒而充满力量。五里滩,羊角镇,彼此依偎,相互包容,学校在夜里,像明珠一样显得有些璀璨。

    看着远山,他们只有一些精神的轮廓。仙女山很遥远,乌江的浪正在对她呼唤。月色洗浴着五里滩,那些号子声落满了一滩斑驳。古镇里,某些树的叶子开始零落,看起来很伤感,可是树却更加坚强。在一处屋子里,老船工们正在整理回忆。他们的故事一茬又一茬,如下巴上的胡子。听着故事,我突然感觉到人最伟大的是精神。一个小镇,乌江的水养育了五里滩,那种以环境作斗争人定胜天的精神让人感动。月光下的云子山更加神秘,大小山头如一对相依相伴的母子,撑起滩边小镇的另一片天空。

    夜深处,五里滩均匀地呼吸,灯光一星一星闭下眼睛,羊角镇深深睡去。偶尔的一星灯光,像乌江的一两声梦呓,悄悄静静地飘遥在夜空里。渡船装满月光,露无声无息,乌江大桥正在修建,此岸与彼岸,伤成一江水,正在等大桥的握手。

    星辉里,月色香香的,梦幻交织着时空,好些东西都躺在小镇里睡去。五里滩一个呵欠,前浪后浪相互追赶,乌江醒着,铁路醒着,公路也醒着……

    ---2007-12-09
2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期待夏天 [下一篇]一生不短 若彼此怀念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