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评论 -> 人生感悟

TOP

能饮一杯无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12-10 22:07:50 | 作者:红尘散仙 | 来源: | 浏览:5602次 ]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新醅酒,就是没有过滤的酒,想来那酒虽浑,但一定也是极醇。不知道古人所说一壶浊酒喜相逢,是不是也指的是新醅酒?

 

    且不论酒好与否,守着红泥小火炉,看着窗外大雪马上就要飘下来,炉上煮着一壶酒,这个时候要说不能喝上一杯,那真是大煞风景了。我想如果谁能守在炉边问我一句,那么我唯一的回答就是:换大杯,满上!

 

    这几日天气骤然降温,早晚更是寒气逼人,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身体竟然有些发抖,路过一家大排档,进去收今天的货款,同时也准备暖和几分钟。天已经很黑了,排档里人不多,远处坐着像一对母女,妈妈一边给女儿夹菜,一边嘀咕着什么,似乎在告诉她,想吃什么都给你买,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

 

    靠近门口坐的是一位穿着很破的人,也难怪,在排档吃饭的人,都是为了图便宜才来的,所以他面前只有一小碟干豆腐,一杯白酒,他喝得津津有味,让我突然有了嫉妒和羡慕的双重冲动。这加起来不到3块钱的东西,一定会在这个寒夜,给他带来无比的温暖。而我呢,却只能把这份冲动,再度抑制在心里,我几乎是逃开了排档,实在受不了这种诱惑。

 

    一路上,我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段日子,我在单位上班的那个冬季,大雪纷飞的时候,我行走在路上,那天的去向是一家酒场,走到那里的时候几乎冻僵,酒场老板从溜上给我接过来一瓢酒,告诉我,这就是二锅头,是不会拿到市场上去卖的。我接过来喝了一大口,就像一把发烫的小刀穿过肠胃,霎间就温暖了整体身体。怎么是甜的?酒不是辣的吗?但那口酒,却真是甜的,甜到多年之后,我甚至还能感受到它的甘美。从那以后,我真的离不开家乡自酿的小烧酒了,真醇。

 

    在以后多少个日子里,但凡有一点好吃的,什么山里的野鸡野兔,什么开河的小鱼、蛤蟆,我总不肯独自享用,想法设法喊来那些穷朋友,温上几斤小烧酒,大家高呼畅饮,一醉方休。老婆那时候经常说我,请客要用在刀刃上,这些好东西,请请你们领导,该多好呀!唉,不喝酒的女人,怎么知道酒不是和所有人都能喝出味道的,和朋友喝酒是一种豪情,是一种温情,是一种大气,是一种不羁。这和在领导面前点头哈腰的滋味,能一样吗?

 

    想当年我们弟兄在学校的时候,通常也是这样,几袋咸菜,一大缸烧酒,就这么轮流灌下去,直到灌得胡说八道地招供,自己喜欢上哪个女生为止。而后日子越来越好了,下酒菜也相与丰盛了许多,但酒永远是小烧酒,永远是像小刀一样穿过肠胃的滋味……不知道有多少个雪夜,这样的滋味就伴着我,给我温暖与豪情。

 

    火升起来了,这些年挣扎打拼,终于给自己的小店接上了供暖,但这个红砖黄泥垒就的小火炉,却始终不肯拆掉。这么方便的条件,住暖气楼的肯定也要羡慕我,但可惜这个小炉上却从没有温过一次酒。因为对我来言,酒是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喝了,曾经拥有的豪气干云,早已经被血压的波动所代替。但是这个夜晚,那碟干豆腐和那个自斟自饮的人,却总也挥之不去。我想有朝一日,当大雪飘下来的时候,我肯定会温上一壶烧酒,再放点狗杞冰糖,倚门而望,看哪个朋友能在这个时候踏雪而来。我会穿着那身油布衣裳迎上去,先问他一句:能饮一杯无?

105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的云雀飞走了 [下一篇]爱与恨(江水涛涛)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