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散文 -> 人在旅途

TOP

云南十日游断章之第一日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2-06-25 22:15:07 | 作者:姜小米 | 来源:蒲公英文学论坛 | 浏览:886次 ]

云南十日断章

第一日

到了重庆才知道离重庆很远

飞机在重庆机场降落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潮湿的跑道。下雨了。雨意里的山城上空,雾蒙蒙的,有和我们刚刚离开的仍然笼罩在冬天的北方城市不一样的清丽。

音乐说:“我们去重庆市区走走吧。”

当然不错,这是我们第一次踏上这座著名山城的地盘,畅游一下山城的大街小巷,感受一下三峡吹过来的江河气息,吃吃火锅,看看美女,享受山城夜景,这些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只是,重庆这次注定只是我们的路过。四个小时的候机时间,我们无法深入到这座城市的任何内地里去。我们能做的只有望着正在我们头顶的重庆的天空,呼吸着湿润的空气里他乡的气息,在机场四周溜达一下。

机场外面的园圃里,春花已经展露笑颜,和着细雨的节奏,不经意地吐芳华。少有行人的机场大道上,我们俩在细雨里,说我们对重庆的认识、想象、感知,和离这座城市最近的那些朋友们。微风过处,波心荡漾。是啊,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们站在了你的面前,却无法够及,无法靠近。咫尺天涯这个词的解释,原来就是站在凉丝丝的雨意里,怅然张望。我看看雨,再看看音乐,她看着重庆市区的方向,说:到了重庆才知道离重庆很远。原来如此。我油然而生共鸣:好诗啊!

回程的时候,我们再次在重庆转机。这一次,我们非常默契地没有提起走进重庆之意。生活里,对于那些得不到的东西,我们都学会了若无其事地规避,就像我们不曾向往过一样。

你要抓住的是什么

故事的起源是一个美好的向往。有远在云南的白族姑娘紫杜鹃的等候,和白族二月八太子盛会的吸引,就有了赶往云南的行程。

越过高山,越过峡谷,越过多日的憧憬,和生活里琐琐碎碎的事务,和音乐牵着手,到远方去。就这样到远方去,是我们生活里如梦一样美好的想象,忽然成真。飞往丽江的路上,音乐一丝不苟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不肯懈怠。而且一点也不可怜我走前没明没夜地赶出两周稿件的辛劳,我不时地被她从打盹的迷糊中唤醒,分享窗外掠过的蓝天与土地,当然还有白云……她说:“你快看,那雪白雪白的云,太美了。”

我睡眼惺忪望过去:“那哪是白云啊,分明是雪山嘛!”

“怎么会是雪山呢,这么高的高度哪里来的雪山啊?”音乐不依,要我继续看。远远望去,白色的山峰蜿蜒起伏,连绵不绝,晶莹透亮,煞是好看。

“好美的雪山啊!”我附和着音乐的欣喜,可她不领情,纠正我说:“是白云。”

不管了,白云就白云吧。我的眼睛睁不开了,脑袋昏昏沉沉,我得迷瞪一会儿。我故意大声感叹:“实在是美极了!这些——像白云一样的雪山,”看音乐瞪过来的眼神,我赶紧加了一句:“或者是像雪山一样的白云。”然后,倒头睡过去,留下饶有兴致的她,用她满怀的诗情,微笑着一一抚过万里高空独特的风景。

突然,飞机动静很大的颠簸一下子震醒了我。睁开眼,窗外已是另外一番景致。一下,又一下,飞机在没有轨道的空气里起起伏伏,大概是碰到气流了。机舱里的安静被这样的响动打破了。每次摇晃,都会换来阵阵惊呼。我身边的绅士伸出手去,抓住了过道对面女伴的手,输送安慰。音乐适时抓住了我的手,我紧紧抓住了座椅的扶手,好像这样就可以安心些。一边貌似镇定地说:“又不是坐过山车,这帮人乱叫什么呀。”说完,觉得这句话真不是时候,噤声。又一阵颠簸和呼喊之后,我笑着跟音乐说:“看出来了吧,通往梦想的路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此时的音乐,强忍着难受,勉强对我笑了一笑,赶紧闭着眼睛跟阵阵袭来的晕机做斗争。人在遭遇危机的时候,总是会本能地抓住一些依靠,可是,我们到底能抓住什么呢。

飞机开始下降,广播里没有传来任何声音,没有我心里担忧的播报。轰的一声,撞击的力度就像急刹车,每个人的身体都忍不住向前方冲过去,伴随不约而同的惊呼。音乐已经不堪折腾,叫我赶紧找出垃圾袋,她的恶心已到极限。我双手紧紧抓住音乐的手,希望可以抚慰她。这个时候,飞机停住了,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继而哗然。机舱的广播里及时地传来欢快的歌曲,是美国乡村民谣《什锦菜》优美的旋律,是我非常喜欢的曲子,我在这样的曲子里深呼吸。再看音乐,她的不适已经过去,面色微微有点发白。我拍拍她的肩,郑重其事地说:“喂,醒醒啊,咱们——到丽江了!”

拖着行李走出机场的时候,听到身后两个小伙子在聊天。

 “小强他们去哪了?”

“在后面。那家伙气坏了,说要等一下飞行员。”

“干吗?他哥们?”

“不是,说要揍一顿老小子再走。”

哈哈。我和音乐相视一笑。脑海里《什锦菜》欢快的旋律再次响起,我忍不住哼着小曲儿,迈着轻快的步子,健步向前。一切我们经历的考验和无奈,都将成为过去。机场两旁原野上油菜花开得真艳,我们去看油菜花啦。

站在梦的门口

早上从武宿机场出发,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如愿站在了丽江古城口。两个标志性的大水车,和挂满写有东巴文字许愿木牌的许愿角,真切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丽江,这个充满传说的美丽古城,终于在我们脚下了。光亮的石板路,曲折回环的水渠,风格各异的门店,操各地口音的行人,明明暗暗的暮色里,各色灯光渐次亮起,远远近近的音乐声,歌声,汇集过来,色香味俱全,不绝于眼。我和音乐像两个冒昧闯入的旅人,好奇地接纳着这一切的信息,和每一个刚到丽江的人一样,无限欣喜。然后,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拖着行李,穿过曲曲折折的石头路和两旁繁华的店铺,一路走到四方街,去邂逅我们“希望超出想象”的客栈去。

那个时候,我们没有仔细看过古城入口旁的那块造型还蛮好看的木牌子。那个牌子上有关于收取“丽江古城维护费”的告示。即使当时看过,应该也会不以为然的,因为从机场到丽江的路上,一位在丽江大学读书的大三男孩曾经很老道地嘱咐过我们:不要向任何向你们收取维护费的人交钱,那个很乱,而且没有必要。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后来被我戏称“保护费”的东西,给我们带来过小小的不便,更重要的是,因为它,我们失去了两张有望获得世界摄影大奖的好照片(当然,作者不是我,是尘缘和筱冰大哥),这不能不说是硕大的损失。有时候,我们不经意间忽略的事情,或许会成为今后的遗憾,好在,这个是可以补救的,而很多遗憾却无从补救。比如往事云烟,比如永失我爱。

当现实照进理想

当初出发之前,完全可以在某一家客栈预定房间的,丽江这方面的工作做得相当到位,网上有大大小小几乎所有客栈的信息,我也曾浏览过多遍,笔记本上选喜欢的抄下来三小页。但最后还是决定去碰“眼缘”。当尘缘和音乐问的时候,我说:我们边走边看,遇到一眼就看中的,推门进去住就是了。她们点头称是。和音乐提前一天出发来丽江,也是想争取一点时间,多在这里自由地呆一天的。

所以,我们自得地谢绝了一路上围拢过来的客栈“拉客”的热情朋友,随意报出一些客栈的名称,并朝着那些向往中的环境奔去。事实上,当我们拖着行李来到四方街的时候,确实有点累了。从古城入口到四方街,距离不短,却都是步行街,颇有特色的石头路,看起来很美,走起来却费劲。当我们站在四方街上,四顾的时候,酒吧里热闹四起,已是寒水自碧,暮色渐深,肚子和脚一起抗议了。于是,我们决定速战速决,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正前方向,走进去。正好有位大姐,说可以做我们的向导,曲曲弯弯走进去,是一家看起来很好的客栈,是那种闹中取静的款式,也合我们意。只是,因为是淡季,客栈里几乎没客人,而刚刚走过的曲折幽深的小道也让我们有一点点介怀。俩人对视一下,彼此会意。找了理由离开了那位和善的大姐,拎着行李退出来。然后在刚刚经过的大道旁,随意一指,选了一家叫“古城客栈”的地方,是不很精致的木房子,麻利地住进去,安置好行李,洗去一路仆仆风尘,跟亲人朋友汇报完毕,然后,轻快地投身到丽江古城的夜色里去。走出来的时候,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想到:明早悠闲地找喜欢的客栈去,在尘缘和筱冰大哥他们来之前,找到我们心仪的居所。

就像生活里的我们一样,我们心里从来没有丢弃过对于理想的坚持,这份坚持让我们知道哪些是要去做的,哪些是不能去做的。也让我们知道,哪些是一定要坚持的,哪些是可以迁就和妥协的。那些妥协不是放弃,而是接受与包容,是随遇而安。比如现在,有比在哪间屋子里睡一晚上更重要的事等着我们。古城里远远近近传来的歌声,和歌声里鼎沸的人声,门前流水、户户垂杨在夜色里的光影,都让我们急不可待了。

在寂寞之外唱歌

夜晚,走在丽江的大街小巷,到处飘扬着一个人的歌声。声音很好听,有一点感伤也有一点沧桑但很镇定。后来知道那就是为《北京爱情故事》唱主题曲的侃侃,据说也是丽江出来的歌手。无论我们像发现宝藏一般两眼放光地在小吃一条街挨个尝过去的时候,还是兴致勃勃地闲逛每个特色各异的小店时,耳边都能听到那些“滴答滴答”的唱词,那些滴答作响的唱词,成功地把四方街和五一路团结成了一个大家庭,不一样的气氛不一样的景深却是一样的“歌声里的春天”。丽江是个不夜城,按规定,晚上12点之前,丽江古城里是可以喧嚣到疯狂的,这种情形在我们之后的日子里更加明了。初来咋到,我们茫然地新奇,见到什么都想关注一下。

趁着音乐找到一家可爱的绣花鞋店,美滋滋地试穿的时候,我循着手鼓声和歌声走进了隔壁的“淘碟小店”。店主是一个微胖的女孩,手鼓在她的灵活的指尖充满灵气,和着一张张碟里的旋律,女孩打起手鼓唱起了歌,我找了小店的长条凳子安坐下来,和先我到来的几个女子一起聆听且交谈。丽江是原创歌手们的天堂,女孩也这样说,她还自豪地说,她的男朋友也是原创歌手,在丽江某一个酒吧里唱一些自己喜欢或者客人喜欢的歌曲。“这里的歌手们都特有个性,他们不追逐名利,但绝对崇尚自由。”随着我们的要求,女孩为大家放了好多黑色的碟片,这些碟片据说都是丽江独家灌制的,别无觅处,我真的信了。一边听歌,店主一边介绍着那些歌手,好多都是夜晚会在丽江的某个灯红酒绿的酒吧或者偶尔会冷清却保持着独特个性的咖啡屋里驻唱的男女,他们在远离家乡的这个地方,看风景,并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当音乐穿着一双俏丽的绣花鞋臭美兮兮地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跟着卖碟女孩手鼓的节奏,轻轻地拍打着手鼓,呼应碟盘里那些风格各异的歌声,自得其乐。当然我是不敢手重的,我怕我很不娴熟的鼓声,嘈杂到优美的歌曲,但大家却是不在意的,卖碟女孩也微笑着鼓励每一个走进店里来的人。

兴致来时,音乐加入广场上跳锅庄的欢乐人群里舞起来,一些本地的白族藏族纳西族阿妈大叔、小弟小妹们,带着不断加入的外地游客,一圈一圈地跳过去,队伍不断扩大,欢乐感染着每个人。音乐呼唤着我也进去跳,我顾不上,我正拿着相机,追着记录她第一次和陌生人亲密牵手载歌载舞的样子,也记录下春夜里丽江温暖的寒意。

跑累了,跳累了。意犹未尽,继续去横扫小吃一条街,凭着第一观感买了五颜六色的丽江小吃,立在一棵大树旁,一副吃香喝辣的得瑟样,也有不相识的女子们,结伴儿在我们身边猛吃,同道中人真不少。忽然看到一个新鲜吃的,马上跟音乐说:你瞧,那个肯定好吃。尽管肚子已经鼓鼓的了,但音乐立马就会响应:咱这就买过来。在陌生的星空中,陌生的大街上,和陌生的人们比邻,我们和无数从世界各地奔向这里的人们一样,在夜色里,像爱玩的孩子一样,跟着感觉,跟着心情,无所克制地欢畅。夜深了,往日此时,我们已经做完一大堆的事务,安静地看书或者入梦了。而此刻,那些我们想和一起分享快乐的家人和朋友也都该安然入眠了吧。尽管我们想传递酣畅,分享喜悦,但我们不敢打电话,恐惊静中人。于是,我们微笑着,看着彼此,在丽江不眠的夜色中,相伴回去,回那个看起来很美的木头房子里去做异乡的第一个梦,路上,我们牵着手,踩着路边那个名叫“一米阳光”的酒吧里喧闹的音乐中激昂的鼓点,肆意地唱着随便想起来的歌,在生活之外,在寂寞之外。

丽江的大街小巷,到处飘扬着一个人的歌声,而我们也在尽情歌唱。

1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香格里拉--伊甸园、世外桃源、乌.. [下一篇]女人伟琴(乡村音乐)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