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散文 -> 人在旅途

TOP

云南剑川之旅散记:(3) 沙溪--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集市
[ 录入者:筱冰 | 时间:2012-04-18 21:04:48 | 作者:筱冰 | 来源: | 浏览:1100次 ]


    云南剑川之旅散记:
     
     (3) 沙溪--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集市


  陪同我们前往沙溪镇的是土生土长,祖辈居住在此的程老师,她现在县城工作,因对沙溪非常熟悉采写过文字的作家杨保中老师身体不适,改由程老师接待,我们很顺利地抵达沙溪镇,在竖有寺登街的石碑旁下车。大家见到镇口,有几处富有地方特色的小吃摊,一下子蜂拥而上,各自点了几样自己称心的小吃,站着吃了起来,边吃边赞,乐坏了摊主。小米、乡村、尘缘称,来到茶马古道仅存的古镇上体会、观光,凭的就是这种感觉。填饱了腹中,更能感觉到茶马古道仅存的驿站之精神出彩所在。一阵喜戏活跃了登石宝山的疲惫,在程老师的带领下,沿着寺登街,开始了茶马古道沙溪之旅。
  因这里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集市,2001年10月底,寺登街与中国长城、陕西大秦宝塔和修道院、上海欧黑尔、雪切尔犹太教堂并列为“2002年世界纪念性建筑遗产保护名录”。真的非常感谢世界纪念性建筑保护基金会(WMF),才让长久以来静卧在青山绿水间,默默无闻的寺登街,沙溪镇为世人所熟知,亦让我们几人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到此地,有幸缅怀昔日的风物。也一切因为有了道路,才有不断到来的马帮会打破这里的宁静,有了路,所以有了南来北往的客人和集市。
  高山江河奠定了人类最初的信仰,却也阻挡了他们对世界的不断新认识。我们被告知,因为洱海广袤,澜沧江的奔腾不息,怒江的险恶,那些终日与山林打交道的马帮汉子选择一些较为安全与顺畅的道路,他们在某个时刻来到了寺登街,选择这里作为打点、休息中转站,尔后,这里更成为北进川藏、南入中原以及与东南亚、南亚、西亚各国贸易集散地。尽管儿时,一直听说山间铃声马帮来,“马帮”一直在我心中非常神秘,没有想到,今天我等竟实实在在地来到了沙溪,来到了茶马古道仅存的古集市,考察、感受。临时充当导游的寺登街人程老师,热情、豪爽,她边走边讲,令我等大长见识,深感到此人文底蕴十分厚重。  
  她说,历史上的沙溪有四条对外通道,人们称为“沙溪四卡”,分别设在东西南北四个地方。往东通往洱源县,设有大折坡卡,最为重要,主要是茶叶、食盐、丝绸、手工艺品、珠宝北输西藏的关卡,也是西藏贸易输出的主要的关卡。往南通往乔后盐矿,是乔后盐矿的输出卡。往西通往弥沙,设有马坪关卡,是其他三个盐矿诺邓、弥沙、拉鸡井的输出关卡。往北是沙溪所属县城剑川,设有明涧卡,与东卡一样,是历代政府镇守收税的地方。
  现在的明涧哨马帮路,是后来修建的,算不上古道了,当地人在明涧哨东面的山谷里,修建了长约200m,宽约3m,用龙骨石的石板铺成的新式古道。仅容两匹马并排通过,有石梯,沿山谷而上,直达明涧哨。古道上留下很多的马蹄印,所以人们叫它“马蹄路”。
  马坪关是古四卡中唯一保存完好的古卡,现在还在使用,距离寺登街大约1公里左右,不过山路崎岖,需要不要时力,得翻山越岭才能抵达。
  寺登街,其实并不大,我等化了二个多小时,就走完了全程。今天的寺登街,依旧可以看到明代的玉津桥与石板路,还有那寄存着太多希望的兴教寺,同时也看到清代的民居与木板铺子,以及清代大戏台。在那些深宅大院里,一不小心听到的故事,足以让你回忆许久,我们呼吸者玉兰花的香气,坐在千年古槐树下小憩,是一切灵感的来源。
在程老师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欧阳大院,四方街向东不远处,坐落着昔日茶马古道上赫赫有名的欧阳大院,陈旧的大门颇显破败。至所以出名,除了马帮和马店外,其中还有着一段有关人的传奇的故事:当年茶马古道上唯一的女锅头便是他家的媳妇赵宜弟,马帮的首领被称为马锅头,其下还有负责财务、物流等的二锅头、三锅头。1947年,欧阳家第二代主人欧阳树在带领马帮运货途中被劫匪杀害,其妻赵宜弟毅然接过丈夫的马鞭,带领欧阳家的马帮继续来往于茶马古道之上,欧阳家的繁荣也因她而得以延续数年,一直到解放后才随着茶马古道一起沉沦。老人家几年前才过世,享年九十一岁,大院正房二层的祠堂里至今还供奉着她的照片。我们见到欧阳家是典型的白族传统院落,三坊一照壁,照壁如今早已班驳,但其规模和工艺仍令我们大为惊叹。我们从庭院,二楼、三楼到处在灰尘堆中的格局、门、窗精致的木雕及楹联、匾中,深感到欧阳家的文化厚度。也许他的后代已见惯不怪,赖于清扫,两位老太并不太健谈,问她们一些好奇的问题,亦显得十分的淡定,不想作深入的解答,仅指着各处精美但已显破败的雕刻绘画向我们追忆欧阳家当年的辉煌,我亦非常理解,因程老师的关系,能免费让我们进去自由参观、拍摄,我等真的已很知足了。能亲身踏入有传奇色彩的赵宜弟女马帮首领家门,亦深感自豪了。如今的欧阳大院门可罗雀,它因茶马古道兴衰而兴衰,昔日的繁华和荣光都已成过眼云烟。当年那些在茶马古道驰骋的先人们,如今也只能活在人们的记忆之中。女马帮首领赵宜弟,从马帮中脱颖而出,在众多男马帮中独领风骚,相信定有她的过人之处,其传奇经历一定饱受艰辛,实非易事。令人更为叹息的是,赵宜弟老人去世不久,她的两个儿子就因为欧阳老宅的财产分割而闹得不可开交,其后又因一些媒体的报导而使得矛盾更加激化,外界的推波助澜以一种当事人可能并不想接受的形式又一次提升了欧阳大院的知名度。我们见到的两位老太太,不知是否是女马帮首领的后辈?对此敏感问题,我们亦不好多问。对匾上“秀接庐陵”句,后经了解,方知,按照欧阳家自述,他们其实是白族化的汉人,其祖先来自江西庐陵,老宅屋檐瓦片上的提记似乎也是为了提醒子孙记住家族的源流。惟有斑驳的高墙和的古老的庭院还能让人稍微回忆一下它当年的辉煌,踏进那“三坊一照壁”的白族典型建筑,欣赏那些雕梁画栋,就会被那些画写着“福”、“寿”字样的笔锋勾走,穿越时空,时间也已倒流,再不属于自己。
  从欧阳家大院出来,我们来到了沙溪的中心——四方街,东西宽约100米,南北长约300米,整个广场街面均用红砂石铺就,两边的房子都是前店后院建筑,街面上有两棵古槐树。四方街是城镇的中心广场,俯瞰很像一个官印,有“权镇四方”之意,作为商街来说,涵盖着道路通向四面八方,是人流、物流集散地,所以叫四方街,寺登街的四方街都是古字当头——古寺庙、古戏台、古商铺、古巷道、古树、古寨门……今天令我等又多了许多怀古的心。
  程老师告诉我们,寺登街有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白族,他们在这里建造了现今仅存的明代白族阿吒力佛教寺院一兴教寺。明以前,寺登街叫做南塘,莫英将军到云南驻守后,沙溪便逐渐热闹起来,形成一个集市。当时佛教盛行,鹤庆的土知府高兴看中了沙溪商贾云集、人杰地灵,于是集资修建寺庙。寺名与中原一寺重名,取大兴佛教之意,南塘也由此改名为寺登街。这里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让你不忍去打扰它的宁静。到处可见老人们、妇女们在悠闲地晒着太阳,聊着天,发着呆。孩童亦在无拘无束地戏耍。
  我们进出欧阳大院的一条巷道内,一家在盖房子,只见女主人,穿着一身名牌,拿着苹果手机,在接不断运来的建筑材料,镇上的男人都来帮忙,没有任何机械,把木头架好,然后用绳子把它拉起来,拉起几个就成了一个架子,据说上梁,就算大功告成,女主人会请全村人吃八大碗。 没帮忙也不要紧,随上10元的份子钱,随便你吃。感到这种互助精神,真的有情,有趣,有意思……
  走过一家客栈,我和小米、杜鹃试着进去一探,老板娘亲切地接待了我们,一家典型的白族民居式的庭院,布置极有文化味,她允许我们随意坐着休闲、拍摄,店面装饰也十分富于白族情调,上网、看书、泡三花、下棋、冲壳子、玩牌广告吊牌,亦别具一格,价位亦明码标价,令旅客一目了然。如真要住下,可以商榷定价。而在四方街,走过一些手工艺术技术活的专业商店,却禁止拍摄,令我等纳闷,拍摄有利对外宣传,何以有如此禁令?
  在兴教寺里,有一株两人合抱的葱郁茂盛的古玉兰,遮住了半个院子,我们发现这里还刷着毛主席语录呢。
  我们所见兴教寺的建筑风格,想象中也许是为照顾那些天南海北的赶马人,所以显得有些复杂。二殿天王殿,还看得着传统的中原样式——悬山式的五脊顶,多梁多柱。但大殿就完全是西藏寺院的风格,转经式建筑里完全看不到一跟柱子。让每个人有生意做,让每个人找得到寄托的地方,陌生而又熟悉,令人扼腕的是兼容并蓄这样的道理,时下已经被许多人抛弃了。
  四方街的另一个主要建筑是兴教寺对面的古戏台,它建于清嘉庆年间,共分三层,底层是商铺,中层是戏台,三层为供奉魁星的魁星阁。据说,当地建设戏台的初衷是为了取悦对面寺院中的神佛,只是戏台建成后,神仙从中享受到的快乐肯定不如当地的百姓多,也算以间接的方式泽被了苍生。每年的二八太子会,沙溪的盛况远超过县城,庆典主要在古戏台,有各种活动在此展开。在此戏台,大型招贴海报“沙溪镇二八太子会民族节”已高挂于古戏台中央。
  寺登四方街是沙溪的灵魂与核心,是沙溪商贸交易的地方。它位于沙溪坝子中央螯峰山熬头位置,依山傍水,是一个地理位置极佳的风水宝地,是一个集寺庙、古戏台、商铺、马店,开阔的红砂石板街面,百年古树、古巷道、寨门于一身、功能齐备的千年古集市。漫步古街红砂石板,观赏四方街铺面和马店后,我们又来到黑潓江旁,跨过玉津桥,感受落日沙溪镇余晖的瞬间,真美!
  玉津桥始建于明末,先后曾有石桥、铁索桥、木板桥等,目前的单孔石拱桥为民国年间建造,至今已七十余载。玉津桥曾是大理到西藏的咽喉要隘,当年不知有多少马帮来往其上,桥面上至今仍留有马蹄长期踏压留下的痕迹,桥头的土地庙亦见证了茶马古道往日的繁华。以S形围绕大半个沙溪镇的黑潓江起源于剑川剑湖,自沙溪始称为黑潓江,流经漾濞县时改称漾濞江,最后流入澜沧江。
   怀着不舍之情,我们离开了沙溪镇,于20时到达剑川县城千狮路中段,晚餐,又一次品尝到了剑川佳肴三道菜,轰炸机、白煮罗卜、黄闷鸡、鸡汤、油炸五香洋芋、土鸡等,22时返宾馆休息。我喝了杯咖啡,很快进入梦乡……



 

 

 

 

 

 

 

 
    

1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云南剑川之旅散记:(2) 南天瑰宝.. [下一篇]云南剑川之旅散记:(4) 剑川古城-..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