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散文 -> 人生况味

TOP

灾区的孩子们,你们还好吗?(姜小米)
[ 录入者:姜小米 | 时间:2008-12-30 22:33:23 | 作者:姜小米 | 来源:蒲公英文学原创 | 浏览:2404次 ]

灾区的孩子们,你们还好吗?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rc=" />2008512,一场8.0级的地震让整个世界记住了汶川这个名字。抗震救灾中,那些孩子们张开的小手,呼喊妈妈的哭声,向解放军叔叔敬礼的可爱,和自救与互救中可歌可泣的故事,还留在国人心中,常常激励着大家。时隔半年,汶川的孩子们还好吗?灾区的学生们还好吗?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文学摄影志愿者们,走近四川,走近汶川,走近了灾区的孩子们。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rc=" /> 

我想妈妈,我想读书

 

四川阿坝州茂县三龙乡纳富村,是茂县一个海拔1800高的山村。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我们就是在这里认识了那个叫田文巧的7岁的小女孩和她的弟弟田思文。两个孩子是孤儿。他们的爸爸早就不在身边了。地震过后,妈妈为了给他们找吃的,不幸被电电到,失去了生命,没法再照顾他们。年迈的奶奶,不得不肩负起了抚养他们的责任,拉扯着两个孩子饥一顿饱一顿地熬着。

当我们跟着孩子们一起走进他们地震前住的房子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地震那天中午没有吃完的饭,做饭的勺子和烧饭的柴禾,随意扔着,锅碗瓢盆随地摆放着,碰翻的椅子,后来慌乱中回来翻过的破旧的皮箱,乱乱的家具,墙上是2007年的挂历,抬头是倒塌掉的房顶。 两个孩子小手间忽拉在一起,怯怯地跟在奶奶背后,听奶奶讲那些故事,偶尔抬头迅速地看我们一眼,又急忙低下头去,眼神里的惶然与忧愁似乎比童真还多。一个没有妈妈的房子是多么凌乱和冷清,一对没有妈妈的孩子,是那么冷寂与乖巧。黯淡的屋子,暗淡的前景,让整个院子的空气都有些清冷。看了看正面墙上张贴的财神画,那是过年时妈妈挂上去的。小文巧突然低低地跟我们说:我也叫珠珠,那是妈妈叫我的名字。文思听到姐姐提起妈妈,立刻警觉地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姐姐,想听她说点什么,可小文巧却再次低下了头。

我们都沉默了,看着这两个孩子,大家都有点难过。邻居招呼大家从屋子里出来,院里大门上亲戚们代珠珠兄妹俩写的怀念妈妈的挽联还贴在那里,白底黑字,分外显眼。志愿者中的女队员,有的已经开始悄悄落泪。

村子里的人们告诉我们,这两个孩子特别懂事,特别招人疼,村子里的大人们都喜欢他们。当我们蹲在那里,拥着小文思的肩,问他,最想做的事是什么时,文思认真地看了看我们,轻轻地说:“我想妈妈,我也想上学。”一句话,叫所有在场的人都怔住。

接着,我看到同行的周周和行者孙大哥,把钱塞到了文巧和文思手里,我听到他们在嘱咐孩子们要好好上学,那一刻,我心里的泪一下子奔涌而出。

在四川灾区,像文巧文思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有的由政府安置到各地,有的会一直跟着相邻友好的远亲近亲过下去。他们中间的很多孩子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失去了童年的无忧无虑。但他们没有失去爱和关怀,没有失去家园,在越来越多的人们关心下,他们会得到母爱,也会上学、读书,茁壮成长。

 

我这几个儿子,都很亲

 

很多朋友在网上和媒体上知道了余龙的名字。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镜头和铅字的下面,羌族小伙子余龙还是个调皮而害羞的男孩,喜欢挽着妈妈的胳膊,腼腆地笑。

余龙是不幸的,因为他是映秀一所中学的学生。地震的时候,他和他的同学们一样受到了冲击和挤压。为了那个叫张佳欣的女同学,余龙被压在楼板下好几个小时。他又是幸运的,和他一起把跑出去的希望让给同学的男生,就在余龙身边,停止了呼吸,而余龙,勇敢地活了下来。余龙说:我们班很多男生都让女生先走的,如果是你们,当时也会那样做,很正常的。

天昏地暗的时候,被压在楼板下面的余龙,左腿严重受伤,不能动弹。而那个时刻,他在映秀工作的大哥余静,正拼命往他的学校赶。余静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考验,同事里,有三个人当场没了命,那时的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找到弟弟,兄弟俩要在一起。余静感到余龙学校的时候,余龙已经被压在了下面。当时还有很多人需要紧急救援。余静二话没说,和身边的老师学生,救出了好几个孩子。然后,他找到了受伤的弟弟,把他救了出来。

没有药,没有医生,甚至没有简单处理伤口的条件。余静只能默默地陪伴着弟弟,为他减轻一点点的伤痛,也为他减轻一点点的恐惧和无助。道路不通了,音讯不通了,幸好兄弟俩是在一起的。他们相依坐在映秀黑暗的夜里的时候,余静更多的是对弟弟腿伤的担忧。于是,余静毅然决定,步行去都江堰为弟弟买药。他怕拖下去,弟弟的腿就保不住了。

危机四伏的山路,遥远而漫长,余静奔走的时刻,不时会因为滚落的山石和严重的堵塞停下来,也不时地面临着生死的考验。余静没有害怕,他只想到了要为弟弟看腿。当时他还不知道,他们的父亲,那个老实巴交的羌族父亲,也正在奔走在寻找他们的路上。他当时走过的路,后来,父亲整整走了七趟。余龙的爸爸后来回忆说,那几天,他们在家无论如何坐不住。地震的时候,他的三个儿子都不在身边。深深的担心和想见到儿子的渴望,让他从龙溪乡布兰村高高的山上,不断地走下来。那段日子,他先后从山寨步行到龙溪,理县、汶川、映秀,而后到都江堰,总共走了七次,却只有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大儿子。那条路,每次行走需要最少10个小时。路上,石头在掉,泥石流、山体坍塌,不断的余震时时威胁着生命。但这一切,都没有止住余龙爸爸看儿子的决心,和余静为弟弟买药的信心。

当余静带着为弟弟买的600多元的药,步行返回映秀的时候,弟弟已经不在那里,据说被解放军的直升飞机接走了。余静把那些药品留给了映秀等到救援的老乡,一个人再次返回去。都江堰,而后到了成都。在成都,余静一个医院一个医院地找过去,到处寻找亲人的人们,到处都是生离死别的悲怆。余静相信弟弟在等着自己,一直都没有放弃过。7天以后,余静在四川省人民医院见到了已在接受治疗的弟弟余龙,从此一直守着他,从四川到无锡,陪伴和护理着弟弟的治疗。

当我们见到余龙和余静兄弟俩,见到他们一家的时候,是在余龙二哥的婚礼上。全家人在村子里前来贺喜的人群中穿梭和忙碌着,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地的笑。余龙是前几天才出院回家的。他的左腿已无大碍,过完年,他就可以重新返回学校,去上学了。说起他的同学,余龙沉默了一下。他告诉我们,这次地震,他们班,走了五个人。在余龙住院的日子,他们班集体搬到了山西长治,班里的同学和老师也常常打电话给他,鼓励他,被他救了的女生也常常联系他,一直关心着他的病情。半年多了,余龙还没见到大家,他很想念他们。只是,开学的时候,余龙只能上高一了,他已经耽误了半年的功课。但余龙微笑着说:“没关系,不管上高几,我都会努力的。”我们说话的时候,忙碌的余静偶尔会经过我们身边,欣慰地看着弟弟,笑一笑,或者打个招呼。他们的妈妈,穿了羌族的盛装,接待着亲朋好友。抽空跟我说:我这几个儿子,都很亲。

是的,我们也看到了。余龙一家人,都很亲。而他们的亲,经过了考验,经过了生死与共。愿这一家人相亲相爱,幸福到永远。

孩子,妈妈等你回来

 

43岁的陈永英,在布兰村也是个特别的女人了。高中毕业,口才和见识都好,又很好客。在那么多害羞的羌族妇女中,她一下子就被我们注意到了。那天,能说会道的永英偶尔会有点语无伦次,因为她的宝贝女儿,死里逃生的映秀中学的女生郭堂昕,从山西转车郑州,很快就要回来了。地震以后,永英还没有见到过女儿呢。

陈永英告诉我们,她为女儿准备了很多好吃的。女儿爱吃的食物,园子里最好的苹果,洗得干干净净的床单被罩,和一个母亲的怀抱。他们家的房子地震时损坏了,他们暂时住在搭建好的板房里,可那些都没关系,因为他们母女就要团聚了。永英不停地跟我们提起女儿,提起她的性情和习惯,提起她现在的情况,看得出,她对即将到来的相见的等待有点迫不及待了。

在四川,地震后还没有回过家的学生无数。灾区非常多的中小学生离开原来的校址,到全国各地去上学了。所以今年四川的寒假放的比较早。经过了半年的重建,四川省内通往各地的公路大多抢修通了,各家过冬的房屋、衣物和食品的问题,也基本解决了。那些地震后被政府和团体接往各地继续上学的孩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了。陈永英带我们参观了她以前的院子,还特别甜蜜地跟我们说:刚刚我又跟女儿通电话了。孩子说她想我们呢。她也在电话里跟女儿说:孩子,妈妈等你回来。

在灾区的日子里,我们不时地为这句话感动着,为无数忍着想念,接受了政府对孩子们的统一安置,继续坚持在工作岗位上,静静地等待着孩子们回来的母亲们感动着,她们的等待是对有序重建的理解和支持,也是一份深沉而博大的母爱。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妈妈也在准备着,接待那些失去了父母的孩子回家。在茂县和汶川,我们听到了很多这样的事情,邻居或者亲戚,主动承担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的抚养,让他们在熟识的环境中长大成人。她们会说,孩子,我们都是你的妈妈。

一场劫难带给了我们创痛,也带给了我们温暖。看着陈永英幸福的期待,我们也祝福灾区的孩子们都有一个亲爱的妈妈在等待,也祝福所有的妈妈,都能等到自己的孩子回家。

 

板房里的阳光

 

第一次被孩子们学习的姿势感动,应该就是在板房了。一排排的板房外面,大人们在谈论着有关生计的大事。我们四处走动着,一下子就被那几个孩子吸引了。一扇开着的门,从门口望进去,几个孩子正安静地坐在小桌子旁,专注地写作业,有时会抬起头,互相讨论一下,然后继续看书和写字。冬日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他们身上,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祥和。如果不是地震,这样的场景该是多么平常啊,只是,如今,在茂县的大河坝板房安置区,当我们看到这些孩子的时候,我们的眼睛湿润了。

也是在板房。两个可爱的小女孩,她们正在院子里玩耍。看到我们的时候,她们只犹豫了那么一下,就继续起劲地玩了。后来,当我们和女孩们熟悉一点的时候,大一点的小姑娘问我:地震的时候,阿姨害怕吗?我不知道孩子要说什么,就笑了笑。小女孩自豪地说:地震的时候,我在幼儿园里。我没有害怕!她还告诉我们,那时,妈妈在上班,爸爸也在上班,她和好多好多的小朋友都在幼儿园里。有些小朋友哭了,可她没哭。小女孩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是笑着的。这样的微笑让我们看着震动。我忽然有种想法,就是,在这些孩子心里,但愿地震只是一个名词,是他们成长路上的一次无关痛痒的经历,比如摔跤或者一点轻巧的磕碰。那样,他们阳光般的笑意里,是不是会多一些轻松自在。

还有一个场景。那天,穿过崇山峻岭之间曲折的山路,路上足有三寸厚的青色的浮土,我们终于看到了海拔2600的茂县勒依村的房屋和村边玩耍的小孩。那些孩子衣衫不是很整洁,但憨态可掬的样子和清澈的眼神,不由叫人不喜欢。就是在那里,我们碰到了14岁的初二女生蒋小敏。当时她正准备背着一捆粗粗的柴禾回家去。大家上去想帮她,扶她一下,她立马甜甜地笑了,没有一丝芥蒂。一边还配合着大家的好心,背着柴禾站起来。我们中间有男士想帮她背一会,她也不做声,看着他们把柴禾提起来,结果,很重的柴,大家都扛不动。小敏把柴背起来,自如地走在山路上,不曾有任何的愁苦。她说,放学和假期,她都会帮家里做事的。那份自然的诉说和轻快的口气,在女孩灿烂的笑容里,更让我们体会到了生活的喜悦。

在阿坝州的日子里,我们看到过汶川幼儿园空荡荡的院子和院墙上明显的裂缝,看到过映秀中学坍塌的房子和操场上孤零零的红旗,看到过受伤的手臂、人们提到地震时眼里掠过的惊恐和陈旧的衣衫,这些让我们知道,五月的那场大地震不会轻易地在人们心里走过。但,板房里的阳光,孩子们的笑容,却像一支星星燃起的火炬,点亮了我们心头的希望。也点亮了四川的希望,中国的希望。

 

孩子们记住了什么?

 

在去汶川之前,我们还带了江苏和山西的孩子们,为灾区的小朋友们写的近百封热情洋溢的信,有的同学还准备了小小的礼物,细心的同学还在信封里附上了贴了邮票的信封,或者是几十张邮票。一路上,当我们背着这些纯真的问候和关爱走在蜿蜒的山路和高耸的山寨,走在倒塌的房屋和新建的板房区,走在羌族古老的建筑和藏族朋友坦诚的招呼声中时,我们一直在想,找合适的青少年朋友,作为这些信的收件人。让川晋、川苏两边的孩子,能够在大灾后的重建中,分享彼此的见闻,见证彼此的成长,让他们能够在这样的历史和经历中,共同生长出一种精神,善良、包容、勇敢、友谊、坚定,同甘共苦、携手与共。

在理县的桃坪羌寨,我们为那里的孩子留下了几封山西和江苏孩子的信,有两个小朋友欣喜不已。他们用最稚嫩的词语告诉了我们他们的乐意,他们希望和大山外面的汉族小朋友手拉手;学校基本都放假了,但在汶川,茂县,我们都留下了孩子们的信,捧着信件的我们的朋友,眼里闪现着感动的泪,她说:我一定会将山西江苏孩子们的心意和问好亲手交给校长、老师和同学们的。也请转达我们对孩子们的感谢。

当我们从汶川离开的时候,一个男孩说:是的,我将来要走出去。我想看看全世界各地帮助我们的人,我要用我的成就跟大家说,你们做的都是值得的!

回来的路上,我们在想:灾难也是一本书,那些经历,会随着时间沉淀下来,也会有很多东西会让孩子们和我们一起铭记。

 

 

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去往天国的孩子,祈祝你们一路走.. [下一篇]结婚十五年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