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报告文学

TOP

“中国学派”从地平线升起(报告文学)[4]
[ 录入者:繁華依舊 | 时间:2008-12-29 17:41:52 | 作者:林俊彬 筱 冰 | 来源:原创 | 浏览:2067次 ]


           “中国学派”从地平线升起 [4]
         
                    
(报告文学)
                   
             
                                  林俊彬   筱  冰
 


  七、华夏文明哺国杰

  当记者询及杨槐于学习班那种高压的环境中如何仍能入定作不寻常之思时,他笑说:“冰心一片在玉壶。″当时,他没有任何恚恨和悔恧,坦坦荡荡,无牵无挂。完全相信党和党的政策。至于党的政策在这里得不到落实,那是历史的无奈和个别人的问题。如此认识,自可潜心静志读书。

  但是仅有这种内部心理环境的平衡是不够的。他还有适当的方法论。杨槐把之称为大综合。这种大综合具有鲜明的中华文化的特色。其实他所采用的资料大都是洋人的。但他“拿来”后用大综合研讨之。这或许是人类文明发展和相互渗透的一种必然结果。在西方现代科学以笛卡尔思维方法为指南向“分解世界”发展的潮流下,在欧美文化模式泛滥全球、主宰国际科学论坛的今天,杨槐试图以中华文明中固有的整体观、系统观,用“大综合”的思维方法,探索科学世界,求解自然规律,其革命性的思维愈加难能而弥足可贵。

  杨槐的学术带有很鲜明的系统论、整体论特色。究其渊源,他说,实是得力于我们祖宗所创造的中华文明及其思想方法。

  杨槐一直没有因为自己的命运不济而沉沦。他拼命读书,读文学、哲学、历史。读诸子百家,读楚辞汉赋唐诗宋词,读稗官野史,读莎士比亚、托尔斯泰、巴尔扎克、普希金,读马列、毛泽东、费尔巴哈、康德、笛卡尔。他时常沉浸漫游于先贤往哲的浩瀚无垠、博大精深世界中。同时从自然和尘世中观察,学习。他时常来到长江边,斜倚枕着寒流的六朝遗堞,静观低掠鳞鳞烟波的点点鸥鹭,遥望江上片片渔帆和对岸飘散成绮的霞霭,谛听樯橹随风传来的(矣欠)乃轻歌。或仰观苍宇,或俯吟沉陆。有时,一只随风远逝的小鸟,也引发了他浩茫之思。慢慢的,他蓄养了学力,并作得一手好诗文,写得一手好书法。

  更重要的是他有了思辨的心得。他觉得,哲学的各种流派无非是认识世界的各种方法。他感到,马列哲学在认识世界时把宇宙万物概括为是个“过程”存在,并总是在运动着,这种理论模式极为深刻。而中华传统文化中阴阳相生相克、对立统一的辨证思维方法也给杨槐以更为铭心刻骨的启迪和熏陶。他觉得这种思维系统已臻天衣无缝的完美境界。他自豪地感到我们的先人留下来的传统文化是包罗万象的,其所具有的科学而合理的内核其实是非常先进的,能够十分透彻地认识客观世界。它们总是将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一个系统来辨证地看待。这种明晰的思维观念,深深地影响并指导着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学、史学、艺术、医学等的发展。即令诸如“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样的记游心得,也透着将中华山水全罗胸中然后再行概括的整体论与“大综合”的思维特色。至于毛泽东创立的“以农村包围城市”政治军事战略,则更是将大综合方法论在社会学领域发挥到极致的成功范例。

  潜移默化间,他慢慢地养成了良好的思维习惯和模式。那就是分析、综合,再分析,再综合,达到包容整体和全系统的“大综合”。将这种方法论贯彻到其他地学研究上,便是以综合一切有关地---天观察特性及前人研究成果并使理论模式与之彻底相容为根本方法和检验原则,并以从整体上辨认地球客观运动规律为本质。

  所以,杨槐认为,自己之在学术上有所建树,并不是个人现象,而是千百年祖国传统文化哺育的结果,是广博的中华历史和文化的深厚积淀,是一种必然要发生的文化现象,深蕴着丰富的中华文化内涵。

  当然他的大综合也蕴含汲取前人一切科学理论菁华之旨。从布丰——居维叶的激变——灾变论,到膨胀说、造山旋回说、地质力学、断块说、地洼说、大陆漂移说海底扩张说以及板块构造说等,都是杨槐理论思维的营养源。

  但显然他的学说与前人的迥然不同。比如,同既有膨胀理论的区别是:杨氏理论所述膨胀形态变为“非球对称膨胀”,而不是“球对称膨胀”;膨胀规模为“巨量膨胀”——地球自诞生以来,半径已增加了一倍以上,而不是“微量膨胀”、“脉动膨胀”或“中等强度膨胀”;膨胀机制为“态变膨胀”,而不是“热膨胀”、“相变膨胀”、或“G值减小膨胀”。故其研究结果,并非简单地仅是一个“科学发现”,而是属于真正的创造。

  由于大综合,使得地学和天文学的诸多难题,如“地热流佯谬”、“星云起源机制佯谬”、“太阳系角动量分布不平衡问题”、“地球磁场起源机制疑难问题”等在杨槐学说中都不复存在,且可得到圆满解释。杨槐宣称,只要有一个地学观察资料不能运用他的理论模式包容,都可反证他的理论不能成立。其苛刻和谨严如此。

  是的,唯我中华丰润而肥沃的历史文化土壤,才能孕育、造就如此英才。 

  八、英知争忍任尘埋

  国有英才,然而应如何对待之?

  1990年,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在评审结论中大声疾呼:杨槐“历尽坎坷,奋斗不已,自学成才,实属不易。国家如有可能,当应尽力扶持之。否则,任其埋没,诚堪可惜。此非杨槐先生个人之屈,实乃华夏之不幸也,是国家民族的一个损失。珍惜人才,此其时矣。”

  杨槐的再度出山,是在他的研究沉浸了10年后的1989年,这年8月,人民日报载:我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以杰出贡献获得世界小罗克韦尔奖,列入世界科技工程名人录。阅罢此讯,总参通信工程学院控研室主任方守清大校顿时心血来潮。作为一个正直的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他一直在支持和关注杨槐的研究。此际他想,钱老已成世界名人,或许可向他反映一下。于是他修书一封致钱老。钱老见信后十分重视。马上交由科协书记处调查落实办理。后又交至科协组织人事部。遂有1990年京丰宾馆杨槐学术报告评审会之举行。

  此前杨槐曾有许多次将学说拿到国外发表的机会,但他都放弃了。因为他有个心结解不开。为什么中国人的科学发现不能在自己的国土上公布,而要拿去给人家发表?他想等待。等到能在自己国土上堂堂正正地将自己的论文发表。于是他又归于沉寂。

  成都各界有识之士在深深同情杨槐境遇的同时,以实际行动表示了道义和精神上的支持。惜限于经费微薄,为推动杨氏学说走向世界建立基金会或研究所的计划未能实现,但终于成立了当地学术翘楚为主体的“成都杨槐理论后援会”。

  传媒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包括内参、公开消息字内的情况反映,使各级决策、司政阶层以及公众对杨槐的研究及其处境予以日益深切的关注。

  人间自有真情在。杨槐出版地学专著经费无惜和生活困窘之际,正义和善良的人们纷纷伸出援手,慷慨解囊。

  四川省石棉县川康矿产实业公司老板饶正勇先生获知杨槐居无定所,无法开展地学研究,便冒着可能面对离婚的尴尬局面,将自己的私宅让给杨槐安身……

  最近传来的消息表明,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准备召集公安、房管、财政和科委、科协等部门,协同落实解决杨槐的户口、住房、科研经费等问题。而在深圳,更闻有若干家企业发起成立“深圳杨槐理论促进会”,以示杨槐先生的事业,也是特区人的共同事业。

  国家幸甚!民族幸甚!杨槐幸甚!

  杨槐最终会完成他的理想和事业。杨槐并不闻达显贵。他现正在期待着拟议中的地学擂台向全世界全方位开放。

  杨槐的学说也在走向完善。最初是更多的定性研究,现今已日益丰富定量分析。

  但是地学是需要包容地质、地球物理、古生物、古冰川、古气候、古地磁及物理、数学、化学、天文学、哲学等众多学科的科学。所以他特别期待着同更多学科的学者携手合作。使“地球非球对称膨胀论”成为一个精确、严密、完备的理论体系,并共同创建以新的方法论为科学研究指导原则的地球科学新学派——“中国学派”。

  “毋庸讳言,一切历史的、认识的、方法论的因素,都必将依据现实的社会因素的改变而改变。倘若通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现实社会发生变化了,认识和方法也随之发生变化了,那么,历史也就前进了。一旦到那天,我们回过头来再看今天,就可以说:是我们创造了历史。”

  杨槐如是说。诗言志。

  杨槐前不久填得一词,名“醉花阴•中华设擂说”,可概览其人其事其志其德。词曰:

  久欲飞觞谋一醉:挑战欧和美。惜短万千金,悬赏龙门,设此中华擂。一战管教神座坠,迷信从今废。时尚若崇洋,还笑奇谋:深意何人会?

  一座国际地学擂台,将自东方地平线矗起。一个开创人类科学文明事业新天地的“中国学派”,将从这个擂台上走向世界,走向21世纪。

我们期待这一天,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天终会到来。

                                                                             (此文曾发表于1993年12月13日《深圳特区报》
                                                                                                    1994年被深圳市评为“首届新闻奖”。)

   (全文完)

31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国学派”从地平线升起 (报告.. [下一篇]灾区,生活在继续(姜小米)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