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报告文学

TOP

灾区,生活在继续(姜小米)
[ 录入者:蒲公英 | 时间:2009-02-13 16:31:06 | 作者:姜小米 | 来源:蒲公英 | 浏览:2166次 ]

  冬日汶川行一

 

  2008年即将过去的时候,我们,蒲公英文学志愿者们,带着了解冷暖,体味人生的心情,踏上了走进汶川的行程。历时一周,我们走过了四川省阿坝州汶川、理县、茂县的山寨村落,包括最边远的寨子。看到了震后人们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看到了羌族人民的坚强和勇敢,和他们微笑面对生活的勇气,看到了大灾之后的疮痍和四川人民重建家园的努力,也看到了当身后是一个祖国时,那份踏实和镇定。我将把我看到的最真实的情景,和大家分享。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onload='if(this.width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rc=" />

  

灾区,生活在继续

  

忙碌的公路线

 

  为了保证重建物资车和工程车的顺达,和抢修出来的公路的通畅,四川省对进入灾区的车采取限制单双日的办法。一般情况一月一换。12月,是双日进单日出,为此,我们特意改签了机票,于1215日晚赶到成都,16日午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们一起会合,直接向汶川驶去。

  从进入都江堰开始,一路上,不断地碰到堵车。大型运货车和工程车,一辆接着一辆,很多车身上,都可以看到某省某地援建、爱心援建的字样。路边的建筑工地上,到处可以看到工人们忙碌的身影。

  我们走的就是那条当时用生命、焦灼和深情抢修出来的生命线,时隔半年,虽然得到了不断修缮,有了很大改观,但依然是并不宽敞的公路。一边是高山峻岭,一边是浩浩岷江,地震时大家熟知了的紫坪铺水库碧水荡漾,如果不是地震,这里风景秀丽,如诗如画。但我们都顾不上欣赏风景,我们看到的是偶尔还会滑落的山石,想到的是水库差点决堤的当时。在离映秀不远的一个隧道入口前面的路上,我们的车被堵在那里达半小时之久。

  好在,沿路都有敬业的交警在指挥和疏通,一些山石常常滑落的地方,还有协警在守着,随时注意那里的路况,及时地指挥和疏导。现在的震区,不时还有余震。司机小魏告诉我们,有时候,山石掉落下来,车子被砸到或堵在某段路上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来往车辆要格外小心。没等说完,前面就有一块小石头掉下来,吓了大家一跳。幸好有惊无险,我们的车,经过重重的堵车,经过了映秀、汶川,经过了夜色里曲折的山路和铁桥,于晚上10点多,到达了理县著名的桃坪羌寨。

 

  

灾区的两次婚礼

 

  第一天的傍晚时分,在映秀到理县的路上,我们曾碰到过一家藏族朋友在举行婚礼。他们院子中间点了篝火,穿着藏民族的盛装围着火载歌载舞,还盛情地邀请过路的我们去喝喜酒,跳庄锅舞。一路灰暗的心情,被藏族的热情扫去大半。看到他们纯净的笑容和热心,我们纷纷下车,应邀去品尝篝火旁一个大坛子里的青稞酒,还跟着跳了一下庄锅,分享他们的喜气,并把深深的祝福送给他们。这是我们来灾区后第一个亮色。

  没想到,第二天,当我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走进汶川县龙溪乡布兰村的时候,我们又邂逅了一家羌族人的婚礼。当好客的主人听到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志愿者时,非常高兴,执意要新人为我们献上代表羌族美好祝福和最高礼遇的羌红。

  我们一行排成一排,新郎官一一为大家呈上羌红,围在我们身边身穿羌族服饰的亲戚朋友村民们,个个都面带笑容,跟大家说着吉祥话。看着这幸福的一家,我们也深受感染,一起为新人包了红包,送上心意。婚礼的喜庆让这个远离外面世界的小山村洋溢着幸福和欢乐。在大家的盛情挽留下,我们留下来,参加了他们的喜宴。

  这家人姓余,结婚的是他们的二儿子。他们家的大儿子余静和和小儿子余龙,地震的时候都在震中映秀镇。地震后,余爸爸曾经步行七次出去找孩子们,而这个高山上的村子,开车去乡里也要近一小时,到映秀那边走路平时大概也要5个小时。当时,路断了,余震不断,余爸爸心里惦记着儿子们,一个人在山路上跋涉,脚步蹒跚,内心焦灼。而他勇敢的儿子们,在那个时候,曾经挽救了好几个人的生命。在映秀工作的余静,跑到弟弟余龙上学的映秀漩口中学,救出了好几个弟弟的同学,而余龙,在跑出去的时候,把生的希望让给了他的一位女同学。当哥哥和大家救他出来的时候,余龙的左腿被压断了。余龙,也是这个小山村里小英雄,地震时受伤最严重的孩子。

  余龙受伤住院的日子,村子里只有一个主题,就是关注和祝福。余龙的伯伯告诉我们,本来,他们有能力在县城里办喜事的。但为了乡亲们,他们更愿意把这个震后最大的喜事,回来村子里办,和所有的乡亲们分享。地震过去了,生活还要继续。喜宴上,整个村子的人们都在,妇女们着盛装,忙碌而喜悦,男人们喝酒,聊天,谈论国家大事。村子里的人们纷纷来跟我们喝酒。在他们心里,我们就是那些伸手帮助过他们,一直关心和扶助着他们的社会的一部分。村长指着一些正在修缮的房屋告诉我们:村上已经有45%的重建工作彻底做完,留在村子的村民基本得到了妥善安置,尽管艰苦,乡亲们可以过上暖和的冬天了。

  

  

知足常乐的羌族一家人

 

  是清晨的袅袅炊烟吸引我们走近这个家庭的。

  桃坪羌寨的杨会德一家1995年才从海拔更高的东山村罗山组搬出来。在那个连车都上不去的村子里,他们种田,收获,全家一年收入1000元。为了孩子上学方便,他们决定搬到这个海拔稍微低一点的村子里来。1996年开始,桃坪羌寨成了四川阿坝州旅游的热点,杨会德一家的日子有了改观。他们卖点水果,卖点小手工,一年的收入翻了一倍,达到2000元了。过年算账的时候,夫妻俩非常开心,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了。

  地震的时候,他们的房子受损,一家人挤在临时的棚子里避难。妻子周玉芳激动地说:“那时我们啥都没得了,党好嘛,给我们钱,让我们盖房子。”现在,他们一家住在用政府给的2000元钱和自己家的木材修建的木板房里。一间大房子是卧室兼客厅,旁边一间小点的房子,是厨房和餐厅。我们一大早去拜访的时候,44岁厚道的羌族男主人,正在往炉子内添柴禾,煎饼,准备做早餐。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还在添柴禾,再问,他憨笑着,指着我们头顶的一串串腊肉,哦,原来是在熏烤腊肉。几间屋子里,都挂满了腊肉,地中央一只小火盆,盆里有烧过的木炭,伸手过去,是温和的热气,这就是他们冬日取暖的主要工具了。房子周边种满的新鲜蔬菜,还绿意盎然。两棵苹果树上摘剩的金黄色的苹果,挂在那里,诉说着丰收的余音。女主人在碳火盆旁绣花。看到我们,他们很热情地走出来,又是泡茶,又是上水果,像是来了自家兄弟。

  杨会德告诉我们,地震后,他们的两个孩子到外面打工去了,一月也能挣到几百元。虽然现在旅游的人少了,他们夫妻俩暂时没什么事做。但他们还有果园,和土地,等农忙的时候,他们靠着那些地也能生活。何况妻子还会绣花,等以后地震的影响过去,这个被号称世界羌族文化遗产的寨子,肯定会重新热闹起来,那时,他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了。

  看着周玉芳脸上的笑容,和两口子相亲相爱的扶持,我们明白,大灾之后,他们一起走过了艰难,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因为,对他们来说,幸福很简单,就是生活着,并知足常乐。

 

 

洗衣服的映秀大妈

 

  一位叫王志英的68岁的藏族老妈妈,是我们这次采访中最传奇的老人了。512日地震的时候,她正在距映秀镇不到20分钟路程的银杏乡沙坪关村的家里。

  那是一座马路边的小二楼,背后是高山。地震当时,山石轰隆隆地滚落下来,打在了她家的楼顶上,楼顶一会就有了大洞。老人第一反应是抱住了身边的小孙子,跪在地上,祈祷着:大妖精来了,求求你,走过的时候慢点,别把人伤着了。一会,等意识到是地震的时候,王志英立马带着孙子和家人们跑到了外面的大路上。半个时辰内,天地灰暗,天摇地裂,王妈妈地颤抖地搂着孙子,不知该如何。

  也在同一时刻,王妈妈的三儿子正在山上一座电站里,值班看电站。当天地昏暗时,他以为要下大雷雨了,于是抢进去关上了电闸。从那里跑出来没几分钟,那座电站的房子倒塌,整座房子炸飞了。王妈妈的三儿子幸运地活了下来。三天后,他跑回了家。

  后来,躲在房子外面无助的王妈妈和孙子,被最先冲进去的救援人员用直升机接走了,一起接走的还有她的邻居们。很多日子之后,王妈妈和自己的三儿子团聚了。他们很幸运,在震中巨大的灾难中,得以生还。

  当我们经过的时候,王妈妈正坐在她曾经躲难时的路边,安心地洗衣服,很平静的表情,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会淡淡地微笑。没有死里逃生的惊慌,也没有惊异。她五岁孙子,安静地在旁边玩水,偶尔抬头看我们一眼,什么都不说。不远处是王妈妈当时的房子,还没来得及维修,砸破的房顶,寥落的庭院,有点破败的样子。王妈妈告诉我们,她正在洗的那盆衣服,是好心人捐赠的。我问:“过冬的衣服够穿吗?”王妈妈用带水的手撩了撩头发说:“够啦。自己的衣服都被埋住了,有的取不出来了。有这些好心人的帮助,过冬没得问题。”

  王妈妈的孩子们地震后也都出去打工了。她带着孙子守着家乡,一边帮人做事,一边等着孩子们回来。政府给他们有补贴,王妈妈还盼望着,可以尽快住到自己的房子里去。她憧憬着,过年的时候,那些受了惊吓和没受到惊吓的孩子们,都会安排好外面的事情,赶回来过年。

 

抢修电路的工人师傅们

 

  在汶川到映秀的路段,我们碰到了正在抢修电路的四川阿坝州岷江电网公司的工人。他们聚集在公路旁。江对岸,有几个师傅正在拉线,他们在这边焦急地守候。放眼望去,因为远,河对岸的人看起来有点小。

  江水哗哗,江上飞架的一条钢丝,就是他们拉线的通道。不一会,对岸一位师傅抓着钢丝上的滑轮,慢慢地滑过来,这边的人一边拉线,一边大声指挥他的高低快慢。镜头慢慢拉近,一点一点地,走钢丝的师傅安全着地,大家齐声欢呼起来。我们也受了感染,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领头的刘顺和师傅告诉我们,地震以来,他们一直战斗在第一线,好久没顾上回家了。而灾区道路损坏,电网毁坏的程度不一,有些地方施起工来很费劲。他们这是赶着要从对岸接电过来的。地震过去半年了,很多地方还没电,他们想在寒冷到来之前为更多地方送上电。

  我们答应他们,要为大家拍照,然后帮他们寄回家里去。他们想家,家人也想他们。如果照片可以让他们的家人放心的话,我们真愿意多拍几张。这些普通的人,普通的工作,单纯的愿望,让我们有了深深的敬意。

茂县不哭,温暖过冬

 

  汶川县政府有个公告:奋战二十天,确保群众安全温暖过冬。在汶川茂县理县,我们都曾经看到过一些单位张贴的公告,大意就是在1215日前,拆除自己乱搭的帐篷等,政府和单位会统一安排过冬取暖问题。

  在茂县,我们看到了很多各省援建的板房。茂县三十六米大道和大河坝板房安置小区,安居了数百家人。虽然很多人家的房子成了危房,暂时住不回去,家具什么的搬不过来,但住在板房里的他们生活用品基本齐全,有公用的厕所,活动场地,广场。和他们以前居住的小区一样,天天有卫生服务人员,还有专门通过来的公交车线路。

  走进一家羌族老人家的屋子,里面的家用电器堆了不少。有些还是好心人捐助过来的。屋子里很暖和,暂时不需要取暖。很巧的是,他们家的茶几上放着一本书,是茂县宣传部印刷的,扉页过去,是山西省的领导在茂县时的照片。老人家听说我们是山西来的,很欣喜,一个劲地说:感谢山西人民,感谢山西政府。茂县是我们山西的对口援建县,在那里,到处可以看到山西某单位的捐建项目。一路上,全国各省市援建的字样,随处可见。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有人跟我们说谢谢。走在那里,我们竟升起了一种同一个梦想的自豪。民族情谊、手足情深、同甘共苦,这样的字眼,把我们和这些小城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有份相惜的亲近。  

我们茂县的朋友跟我们说:看看那边,那里有几个字,写的是茂县不哭。虽然我们住着板房,但有大家的爱心陪我们过冬,我们茂县不冷。

在阿坝州的日子里,我们看到了全国各地援建的房子,援助的物资,和送来的爱心。也看到了四川人民重建家园的决心和努力。司机小魏说,地震后,他去过四川很多地方,老百姓很有信心,他们都相信,党和政府,全国人民在关心着他们,他们会重建家园,珍惜生命,珍惜生活。是啊,正像我们看到的,大难过去,灾区的老百姓勇敢而坚强地挺立着,振奋精神,重建家园。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多难,无论多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生命是宝贵的,生活还要继续。

 

 

4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国学派”从地平线升起(报告文.. [下一篇]灾区的孩子们,他们还好吗?(姜..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