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长篇连载

TOP

我是一只狐(云水禅心)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1-03-21 22:30:23 | 作者:云水禅心 | 来源: | 浏览:3671次 ]

我是一只狐

 

 

缘来

雪花,如撕碎的棉絮,悠悠地从夜空中飘落下来,使原本漆黑的山丘,多了一份奇异的滢亮。我蜷了蜷身子,让密密的毛抵挡住入侵的寒风。虽然,还是有些寒冷,可我已经很满足自己这方小小的空间——一个旱季用来放水浇地的涵洞。在这个到处都开山垦荒的年头,能找个容身的地方,已经很不易了。为了生存,我不得不一次次搬家。上苍让我生而为狐,是不是就要注定过这颠沛流离的生活?

这里是有一座山的,叫凤凰山。我爷爷小的时候,就在山上生活。那时,这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的灌木丛,随处都可以藏身。春日有灿烂缤纷的花草,夏日有蒙蒙的雾,有蝉和蝴蝶;入秋,有夕阳下倦鸟归巢的欢鸣,有各色的野果供我们品尝。树木像变魔术一样,曾经的绿叶变得五彩斑斓。而入冬,茫茫的白雪覆盖后,我们便换上厚厚的冬装,有时在山上巡行,雪地上便留下一串串梅花般的脚印……

可这一切,早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记不清哪一天开始,上山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藏身的灌木被一片片地砍倒,供我们果腹的小动物们也逐渐减少,山上的梯田越来越多,我们原来小心翼翼与人们保持的距离被破坏了。于是只有不停地搬家,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凤凰山,已不再是我们狐狸专有的地盘。

悄悄地,冬天过去了,又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我褪去一身蓬软的冬毛,无限地轻松。尽管居无定所,可我仍然是一只年轻健壮的狐,一只威武的狐。我毛色如缎,如天边火红的晚霞。我四肢矫健,腾空便可跳过一座山坳。我熟悉这凤凰山的每一寸土地。然而,每当夜晚来临,一种莫名的失落便侵袭我的内心,月光下,无人能感受我的孤独。

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

头顶上,初春的夜空是那样地清澈,云儿是那样地轻盈。在点点繁星的衬托下,月亮睁开了美丽的眼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世间万物。恍惚中,月亮对我笑了,我闻到了一阵令我心荡神驰的香气。是的,香气!这种香气,只来自我们狐狸身上,也只有狐狸,才能感受得到。这香气让我心跳加速,血液沸腾,这香气让我四肢颤抖,呼吸不畅!

这是一种神秘的力量,我身不由己地循着那香气飞奔。我一贯矫健的步伐,居然变得跌跌撞撞。耳边有风呼呼而过的声音,我恨不得插上翅膀,一步找到那香气的根源!

我来到凤凰山的最高点,这是凤凰山唯一的一处悬崖。

谁能想到,这片崖,居然承载了我短暂一生的所有幸福与不幸……

悬崖上,月光下,我终于寻到了这香味的根源,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她——一只银色的狐!她无限优雅地背对山崖,背对月亮,身上披着圣洁的光,仿佛从月亮里走出的女神。我呆了,傻了,我甚至忘了自己是一只狐,我感觉我就像是披一身青衫的古代书生,面对着一个娇羞含情的少女。迎着那火热的目光,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我们彼此的眼里,碰撞出耀眼的火光,一如满天繁星!

我知道,由这火与光产生出来的激情与诱惑,是难以抵挡的。她脉脉地对着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于是,那香味便渗透到了我的心脏里,我惟有在眩晕和麻木中向她靠近,靠近。也许,这就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一种古老模式?在朗朗的月夜,对这一模式的激情演绎,成就了我们的爱情,开始了又一个新的春天。

清风朗月,见证了我们的爱;月亮下的舞蹈,成了我们一生最美丽最值得回忆的风景。

 

缘尽

那个涵洞,成了一个温馨的家。那只母狐,成了我亲爱的妻。因为我们在月光下相识相爱,我把她叫做“月”。月的到来,彻底驱走了我内心的孤寂。在我们的小窝里,我们品尝着甜美与恩爱。我不再百无聊赖地去攀援那陡峭的山,也不再调皮地去吓唬山民们那觅食的母鸡,甚至连以前抓住老鼠时欲擒故纵的游戏也失去了新奇和刺激。我只愿与我亲爱的妻朝夕相守,天长地久。

几个月后,我们的爱情结晶诞生了,那是三只天底下最可爱的小狐!他们集结了我和月所有的优点。我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狐!倘若没有那场灾难,我将会把他们培养成最勇敢最美丽的狐狸。

我们狐狸,是习惯昼伏夜出的。

那是个白天。我和我亲爱的月,以及孩子们正在酣睡。恍惚中,突然有股冷风扑面而来,紧接着一股水流湍急而下。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水流已经卷着我的身体往外冲。我拼命挣扎,却身不由己。当被冲到洞口时,迎着白花花的太阳,我听到一阵阵叫嚷:“狐,狐!抓住他们!”我看到了无数张人类的脸,还有他们手中拿着的一把把铁锹。我看到我美丽的妻,嘴里含着一只小狐正在我不远的地方,我想去靠近他们,可我的四肢已经不听使唤,我的喉咙里塞满泥沙。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冲到了渠边,那是一个男人用铁锹使出的力!我刚要爬起来,那把铁锹当头拍下,我眼前顿时金星四射,伴随着男人恶毒的狞笑……

我这是在哪里?我头上裂开了一道口子,头痛欲裂,有凝结的血挂在眼角。却一动也不能动。我被他们用绳子捆了四肢。再仰头,我看到了亲爱的月,她全身湿漉漉的,沾满黄色的泥浆,美丽修长的四肢被麻绳紧紧地捆着,曾经柔情万种的眸子里满是绝望。而我那三个尚不能独自觅食的可爱的孩子,瑟瑟地发着抖,被盛在一个带孔的荆条筐里。

这是一个肮脏不堪的农家院子。院门突然打开了,呼啦啦进来一大群人,围着我们吵闹,尖叫,大笑。其中有个麻子脸的长者说:“毛色不错,一白一红,就凭这油亮和颜色,也可以卖个好价钱了,要是冬狐就更好了。别这么绑着腿,绑着腿会伤害它们的毛色。四猴,找个链子把他们拴起来吧!”那个叫四猴的人马上弄来两条拴狗的铁链,强行套在我们的脖颈上,铁链的另一头被牢牢拴在一根树干上。月,被拴在离我几步之遥的另一棵树上。我多么想扑上前去,用我温热的舌头舔舐掉月眼中的恐惧,为她温柔地蹭掉身上的泥污,但可恨的锁链紧紧地束缚了我们,平时那不足一跃的距离,如今却成了天崭!我只能深情地望着我的月。而那边,筐里我可爱的孩子们,正饿得吱吱叫,他们爬不出那个大大的筐。

黄昏,残阳如血,山村的风,带来几丝贪婪的气息。四猴带回来一个叫山狗的男人。他们围着我和月转了几圈,我闻到了山狗身上那股带着动物血腥的气息,我看到了他们脸上的狞笑与欲望。他们肯定是在为我们身上的皮毛估价,或许,他们还能想到他们的女人披上用我们的皮做成的围脖时的媚态。人类是多么难以理解,所有的动物都爱惜自己的皮毛,都以自己的皮毛为美,只有人类,以披着兽类的皮毛自豪,为此,他们伤害了多少生灵。

“红狐的皮受伤了,现在剥了会有破洞,等养养再说。我先要这只白狐吧。”山狗吐着满嘴污臭说出的话在我耳边炸响。不,你们不可以那样做!我不能看着心爱的月,成为你们裘皮大衣上的一部分!人类啊,你们残忍的心已经麻木了么?你们为什么听不到一只狐狸的哀号?

山狗从身边的袋子里拿出一把尖刀,明晃晃的,闪着寒光。那个四猴,已经在树边越来越紧地收起铁索。我疯狂地绕树奔跑。为什么你们看中的不是我,来吧,向我来吧,我竖起身上的毛,咆哮着,你们看,我的毛红得像血又像火,可以在冬天里带给你们火的温暖。我狂躁地乱刨,以便引起他们注意,可他们无动于衷,无动于衷!那个山狗,已经束缚住了月的头,我看见月的眼睛里的光,是那样地哀绝凄凉。墙那边竹筐里我的孩子们,因恐惧而紧紧地挤成一团。

我亲爱的月,我不能让你这样离开我和孩子们,人类,我求求你们,放月一条生路吧。我四肢一软,直直地跪下。我把头低低地伏在地上,就像人们叩拜时行的大礼。山狗冷漠地看了我一眼,尔后,他手中寒光一闪,我如万箭穿心,长啸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恍惚中,我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躯体,不,是裸体,扭动着向我爬来,身后,一条长长的血迹。天哪,我不敢相信,那居然是我亲爱的月!我亲爱的、被他们活生生地剥掉了皮的月!月全身赤裸,鲜血淋漓,犹如刚从母体娩出的人类的胎儿,艰难地爬到我面前。我的心已经被挖掉了,月,你就在我身边,我却无法用舌尖再给你一点温情,全身赤裸,该是怎样的一种疼痛。哪儿我都不敢碰,小心翼翼地看着你,我的泪大滴大滴地落。我们狐狸的泪,你们人类几时产生过怜悯?我的心碎成了几千片,几万片!

麻子脸和四猴狞笑着,正在帮山狗清理月那张白如月光的带着体温的毛皮。月躺在我身边,似乎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她的舌头长长地伸出,眼睛无奈地望着那只盛小狐的筐。我浑身颤抖,伏在地上,却只能这样望着你,亲爱的,多看我几眼吧,把我对你的爱意带进你另一个世界的梦里。而我,要记下的,却只是仇恨,倘若我能活着出去,我要让每一个手上沾着你鲜血的人向你赎罪!

     月亮升起来了,苍白得像是被泪洗过的脸。清理完狐皮的山狗走了,四猴叫出了一个女人,说:“收拾一下那只母狐,连同仨小狐一块炖了吧!”女人嘎嘎地笑着,说:“我这就去拿菜刀!”

    又一个响雷在我耳边炸开。他们居然连我幼小的孩子都不放过,这美丽的凤凰山,怎么就培育不出有半点慈悲之心的人类,怎么就容不下一窝狐的存在?我亲爱的月,既然你不能陪我一生,那么,你就痛快地走吧,我不要再让你看到他们是如何残忍地杀死我们的孩子的,我不要再让你看到四猴和他老婆那丑陋贪婪的脸。亲爱的,让我靠近你,再看一眼你那美丽的眸子,再吻一次你那曾经热情如火的唇吧。在四猴老婆提着菜刀走过来之前,我闭上眼睛,尖锐的牙齿深深咬住月的喉咙。月没有挣扎,一股温热的血流向我的喉咙。月一直望着我,已经没有眼皮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着柔光。亲爱的,我读得懂你眼里的不舍,倘若我们狐也有灵魂,求你一定在月亮下的那片悬崖上等我。来世,我还要和你一起在田野里奔跑,在月光下舞蹈,我们一定要把孩子们培养成天底下最优秀的狐狸……

拿刀的女人来了,用铁钩子把月拖离了我的身边。我闭上眼睛。我多么希望耳朵也能闭上,可是不能!我可爱的小狐们的声声惨叫犹如刀子,再次刺痛了我那痛得麻木的心。

 

复仇

    四猴一家带着满嘴的油腻入睡了。

凉气早从骨头缝里溢出。月亮羞于看见人间的丑恶,已经隐身了。只有愤怒的云,握着拳头与我一起看着恶徒们做下的暴行。

我要想办法逃出牢笼。我打量了一下用锁链将我固定在一起的那棵树,凭我的牙齿,一夜间根本无法把树咬断。

    这锁链要远远比树细,可我尝试了一下,却是硌掉牙齿也咬不断的。

    唯一的办法是挣脱脖子上的链圈。我围着树跑了几圈,把锁链绕在树上,我倒退着,把绳子绷紧,把身体努力往后拽,希望绳索能从我头上脱落。可是,绳子太紧,我几次努力都没有成功。我一次次地努力着,挣扎着,努力着,挣扎着,终于,锁链往外滑了些,但却正好卡在头上的伤口上,我每挣扎一次,便有近乎昏厥的痛……

    天已放亮,我心急如焚。一段歇息之后,我咬紧牙关,憋足全身的力气,猛地往后一拽!随着锁链的挣脱,我的头皮被呼地撕了开来,血一下子蒙住双眼。一阵晕眩袭来,我努力保持清醒,使劲眨了眨被血蒙住的眼睛。我来到那堵一人多高的院墙边,拼尽全身的力气纵身一跃。

    前爪落地的一瞬间,我才真正确定我已经逃出来了。我隐藏在四猴家门口的柴垛后面,带着深深的仇恨凝视着这个让我家破人亡的魔窟。我要报仇。

我在静静地等待时机。

过了许久,我看见四猴家的女人臂弯里挎着篮子,带着一个孩子出来了。孩子大约两三岁,壮实得像个小石墩,白色的圆领半袖衫,前面装进短裤里,后面撅着,一张胖乎乎的小脸在阳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泽,像我那三只可爱的孩子一样可爱。我躲躲藏藏地跟在他们身后出了村子。

沿着山路,曲曲折折往前走。女人始终用手牵着自己的孩子,我又想起了月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情景,倘若不是你们这么狠毒,我们也是这么幸福啊。如今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也要让你们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已经走过二里地了,我依然找不到攻击的机会。

进山了。前面出现一棵高大的梨树,略显青涩的梨子挂满枝头。孩子显然是被这梨子诱惑了,用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树上的梨子,一只手拽着女人的手,不肯往前走。女人蹲下身子哄了哄,不起什么作用,孩子还是赖在原地。

女人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篮子,跟孩子说了几句话,便双手抱住树干,往上爬了起来。

我心跳加速,机会来了!我耐心等待着。等女人爬到树上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孩子身边,一下就把孩子扑倒在地,并迅速地叼起孩子。

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树上的女人看着这一幕,竟一下子从树上跌落了下来!

天下的母亲,何其相似!

女人显然已经认出我就是那只逃走的狐狸。

跌落在地的女人顾不得疼痛,无比紧张地望着我。她不敢贸然行动,她知道只要我再一用力,孩子的脖子就会被咬断。

女人肥硕的屁股着地,泛着油光的脸惨白,她的嘴磕破了,脸上有血迹,浑身是泥。她的腿部像是受了伤,但仍很艰难地面对我跪了下来,嘴里不住地哀求着,大滴的眼泪从脸上落下来,孩子凄厉的哭声更让这女人心急如焚,女人的头磕在地上,咚咚地响。

我的心不由一沉。我又想起月绝望的眼神,我的嘴松了松。孩子本无罪啊,为何要代大人受过?怪只怪人心的贪欲,扭曲了原本的善良。咬死这孩子,我的月和孩子们也永远回不来了。

再一次望了望女人那泥巴和血水混合的脸,望了望她那乞求的眼神,我轻轻地把孩子放在地上。我仅仅在孩子的颈部留下深深的牙印,但还没有伤及他的生命。我后退几步,女人悲切的呜咽,顿时变成了对孩子的亲切的呼唤。

我扭转身,没有回头,顺山而上。

为了世间的母爱,放过他们吧,我想,也许他们以后不会再伤害无辜的生灵了吧?

但那个以狐皮为生的山狗,真是应该除掉他!

我开始踏上寻找山狗的路。山民们都绕山而居,村子散落在山的周围,估计山狗的居住地离这里不会太远。而我们狐狸的嗅觉,比狗还要好,况且,山狗带着我熟悉的月的气息,还有作为刽子手的血腥味,凭着这气味,我相信一定能找到他。

循着这气味,不知道走了多久。当走到那个有棵大栗子树的村子时,月亮升起来了,在清凉的风里,月的气息混和着血腥味浓重地冲击着我的嗅觉。我的心跳加速,我的步伐加快。转过一间茅草房,在一座磨坊旁边,我终于找到了气味的根源——这里正是刽子手山狗的家。

我围着房子转了两圈,四周的围墙比四猴家的高得多,我无法攀越,而那两扇铁门紧紧闭着,在月光下泛着阴冷的光。我看了一下四周,在门口一个柴垛旁潜伏下来。

鸡终于叫了三遍,月色渐渐淡了,东方开始发白。

山狗家的鸡,从墙下的排水沟里钻出来觅食了!看到这些呆头呆脑的鸡,我忽然想出了一个诱山狗出来的办法。

我屏息凝神,看准那只领头的红冠金羽大公鸡,猛地扑了过去,我并没有咬断它的脖子,而是牢牢地咬住了它的一只翅膀。登时,鸡群惊叫着四散而逃,我嘴里的大公鸡发出凄厉的惨叫,划破了晨晓的静谧。

我听见院子里有人的脚步声。那扇阴冷的大门吱地开了,刽子手山狗匆匆探出头来,手中拿着一把镢头。

山狗看见是我,眼睛里又闪出贪婪的光。他嘴里骂着“奶奶的,自己送上门来了”,举起镢头向我砸来。我掉头就跑,山狗在后面紧追不舍。

一会儿,山狗累得在身后直喘粗气,我故意放慢脚步,做一个他能追上的假象,待到他离我一步之遥时,我又一跃而起,逃离他的魔掌。

一路跑跑停停,我终于把山狗引到了这片悬崖上。已被贪欲控制的山狗根本意识不到危险。

我迅速逃到悬崖后,掉转身,背对悬崖。如果我的目光是箭,我一定能用目光穿透山狗的胸膛。此时,我看到山狗幸灾乐祸地一步步走上前来,我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月,我们报仇的时候到了,成败在此一举,保佑我吧!

我的后腿微微下蹲,暗中聚集了全身的力量。等山狗使出全力抡起镢头向我扑来的那一刻,我像弹簧一样拔地而起,跃到山狗身后。扑了个空的山狗重心不稳,伴着一声长长的嚎叫跌落悬崖……

我的身躯蓦地瘫软,记忆的片段如潮水般涌来。我把头搁在前爪上,合上双眼。巨大的漩涡铺天盖地卷来,我在眩晕中失去了知觉。

 

情殇

我终于醒了。

月色如水,繁星满天。

四周的风吹过松林,带着一股冰凉的水气向我袭来。

眼前的月光、夜色,与初识月的那晚多么相似!月和孩子们已占据我全部的灵魂。如今,只剩下我孑然一身。仇人已死,我活着再无意义。

我站起身,抖了抖被露水打湿的毛,迎着月色,一步步走向悬崖。

这时,我似乎听见了月的呼叫,是那样地急切,那样地悲愤,又是那样地无奈与凄楚。我还看到了我的孩子,他们那毛茸茸的身体裹着的可爱生命,正沐浴在温柔的月光下;他们蠕动着天赋的美丽嘴唇,好像在述说着遭遇过的噩梦。

我拥抱着他们。松风明月和我们融在一起,共享这生命的爱的温馨。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梦,我不相信这是梦,因为世界本来应该就是这样的。

朦胧中,这一切突然消散。我冰冷的身体,在悬崖上停了许久。

又一次听到了月的呼唤。月声如雷鸣。我脑壳胀裂。我回眸那曾经与月一起舞蹈过的地方,面对悬崖纵身一跃……

从此,人们时常看到悬崖下有迷蒙的雾霭升起,盘旋。在月光如水的夜晚,还有人听到过似人似狐的呼唤与哀鸣。只是从此,凤凰山再也没人见过狐的踪迹。

61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如果【壹】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