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小小说天地

TOP

魔镜(到处乱窜)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2-06-26 21:45:13 | 作者:到处乱窜 | 来源:蒲公英文学论坛 | 浏览:3538次 ]

老林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但却有一个颇花费钱的爱好,那就是收藏古玩。不管是铜钱还是字画,不管是茶壶还是子,只要被老林发现并喜爱上了,都会倾其所有地购买回家。为此,老伴虽也时有抱怨,但在儿女和朋友们面前,却从来没有说过老林半句不是,相反,在偶尔老林不顾一切地购买古玩被儿女或朋友们劝阻时,老伴还会向着老林说话,因为老伴深知老林的这个爱好。当年相亲时,老林一眼就看中了当时还是姑娘的老伴脖子上戴的一块银锁,所以虽然有时老伴在特别生气的时候,会埋怨老林说:你当年相中的是那块银锁而不是我吧?老林也只嘿嘿地笑笑,对爱好古玩依然乐此不疲,甚至有一次老伴生病住院,老林都是怀抱着一个茶壶守着老伴,被儿女们取笑说:老妈的命是老爸,老爸的命是古玩。特别是退休以后,这种爱好更是如醉如痴,几乎每天都要去古董市场转悠,时不时的就抱一些古玩回来。 

这天,老林晨起后吃过早饭,又来到古董市场。按习惯,老林在古董市场转悠了一圈,便到老黄的店里。 

老伙计,来了啊,坐,我给你沏茶。老黄正在柜台后擦拭那些古玩,看到老林来了,便放下手中的抹布。

嗯,谢了。老林坐下来,眼睛环视着老黄货架上那些每天都见到的古玩。

老伙计,我给你看个宝贝。老黄把茶杯放在桌上,对老林神秘地说。

哦?你又得到了什么宝贝?老林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看了就知道了。老黄走到一个柜格前,用钥匙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块镜子,递给老林。

铜镜?老林接过镜子。

这可不是一般的铜镜。老黄说。

哦?背面是幅太极图,但里面的纹理模糊了,是两条龙还是?老林边看边说。

呵呵,老伙计,你慢慢鉴赏,我把店收拾一下就过来。 

好,你忙。老林掏出随身带的放大镜,仔细地看起来:

呃,怎么是两棵毛竹?地上还有个小白点?老林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伸手去拂拭,想看得更清楚。

走开!突然一声大喝,吓得老林一哆嗦,伸出的手也停了下来。

干嘛呢?让它吃,没看到它很饿的样子吗?一个幼稚的声音传来。

是,少爷。你总是那么心好。

老师教导我们对动物要爱护,明白吗?过来,小不点,你叫什么名字呢?

老林这才看清了,原来那小白点是一块年糕,旁边还站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一个穿着蓝短褂,一个穿着白长衫。

过来,吃吧,我们不会伤害你,啊。穿白长衫的孩子捡起年糕,朝老林伸过来。

 他们是在向自己说话吗?老林疑惑地向四周看了看,除了他们和自己,别无他人,这是做梦吗?老林伸出手想摸一摸自己的脸,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变成了毛绒绒的狗爪!老林大惊,双腿也颤抖起来。 

是走丢了还是被妈妈遗弃了?都没关系,到我家去吧,来,吃年糕。

不,我不是小狗!老林大喊道,可耳朵里听到的却是汪汪汪的叫声。

别怕,别怕。那穿白长衫的孩子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年糕朝老林轻轻扔过来:你叫什么名字呢?哦,我叫王剑波,你一身黄毛,我叫你阿黄?

不,我不是小狗!老林又大叫着,却想不起自己是谁,且发出去的声音仍然是汪汪汪的狂吠声。

呃?不是?那我给我取个新名吧。我在树林边捡到你的,叫阿林?怎么样?

小狗?阿林?老林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变成狗爪的手,记忆开始变得模糊:我是谁?我怎么在这里?我是一只狗?我叫阿林?阿林?

呜呜呜。阿林低鸣着,无奈地啃食着地上那块年糕。

少爷,快中午了,我们回去吧,一会老爷找不到我们,又要骂我了。

好吧,我带上阿林。来,阿林,跟我走,你看,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如果没有人发现你,你会被饿死的。

阿林向四周瞧了瞧:身后是一片小树林,树林中间一条小路,一些小鸟在树桠上吱吱呀呀地边叫边跳着;前面是一弯梯田,一些人在田里做着什么;左边是一片开满花的油菜地,蜜蜂的嗡嗡声、蝴蝶翩翩起舞的影子交相辉映,间或还有一两只蜻蜓飞过,阿林正看得出神,身子突然被一只小手拦腰抱起:

汪汪汪。阿林挣扎着,想挣脱那只小手。

别怕,阿林,我带你回家。那个叫王剑波的孩子说,同时一只小手在自己的身上轻轻抚摸,阿林感觉很舒服,便停止了挣扎。 

阿林,来,打个滚。

阿林,去,把皮球给我叨来。

阿林,跑,把那只整天乱叫的鸡给我轰出院子。

阿林,走,我们到小树林去摘桑葚。

阿林,呜~呜呜~~,这是去找李家少爷。

阿林,汪、汪、汪,这是去找徐家少爷。

阿林,嘘~~~~嘘嘘~,这是去找宋家少爷。

……. 

少爷很喜欢阿林,每天除了吃饭读书睡觉,几乎都和阿林在一起,他不仅教阿林做各种动作,而且还用不同的发音教阿林独自出去找那些少爷来和少爷玩。不知不觉中,阿林长大了,成为一条颇通人性的大狗,王家大院里每个人都很喜欢他。 

一天夜里,阿林正绻缩在柴房里睡觉,突然听到院子外有声音,阿林竖起耳朵听了一会,象是有人走动的脚步声,便汪汪汪地大叫起来。

奶奶的,早该把那只狗干掉!

干什么,我们是来弄钱又不是来杀狗,盯紧点,别让人跑出去了。

阿林听到陌生人的声音,急了,边叫边朝少爷的屋子跑去。

阿林,怎么了?最先发现阿林异常的是少爷的贴身仆人。

阿林汪汪地叫着,同时用脚去扒那仆人的裤脚。

奇怪,阿林从来没有这样,是不是有什么事?

阿林,叫什么叫?还让我睡不睡了?李四,把它赶开。屋子里少爷醒了。

汪汪汪。阿林冲到门口,一边朝屋里叫,一边又向着大门外叫。

少爷,是不是外面有人?你看阿林叫得这么急。

好吧,你去告诉老爷。我就起来。

出什么事了?少爷披着衣服打开了门。

少爷!不好了,老爷说围墙外全是山匪,我们被包围了!那仆人跌跌撞撞地跑来向少爷说。

打劫!?少爷退回屋里,阿林也跟了进去。

怎么办?怎么办?少爷在屋子里焦灼地走来走去,口中喃喃自语。

呜呜呜。阿林边叫边摇着尾巴,前腿趴上少爷的脚。 

对!去找我舅舅,让他带保安团来。少爷迅速地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什么,然后绑在阿林的腿上。阿林,来,我们去阁楼,你从那里跳下去,汪汪汪,去找徐家少爷,我教过你的。少爷边说边跑向阁楼。

扑!阿林跳下去,爬起来就跑。

什么声音?草丛中有人问。

是丢出来的包裹吧?啊,一条狗!

打死它!

看不到了。

蠢货,刚才看到的时候怎么不一枪崩打了它?

又不是人,一条狗能干什么事? 

阿林顺利地搬来了救兵,打劫的山匪什么也没有抢到。阿林成了王家的英雄,有人出高价钱要购买阿林,但王家没有一个人同意,他们都说这狗是上天派来拯救王家的,少爷对阿林更是宠爱有加,几乎寸步不离。 

虽然躲过了一劫,但日子并非就此平静。这天早上,少爷没有和往常一样来和阿林玩,阿林独自走到院子里,发现王家上上下下都在收拾东西,每个人脸上都很凝重。

阿林,过来。少爷站在窗前,朝着阿林大叫。

阿林跑进少爷的房间,少爷习惯地蹲下来拍了拍阿林的脊背:军队要打过来了,是上次抢劫失败的那群山匪勾结的。我们都要搬进城里去,你不要乱跑,更不要出去,听懂了吗?就在这儿呆着,一会跟着我一起走。少爷又拍了拍阿林的背。 

阿林趴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忙碌收拾行李的少爷。

时近中午,一排马车已准备停当。

阿林,我们走。少爷叫了阿林一声,便来到院子上了一架马车。

阿林跟在少爷身后,也跳上了马车,趴在少爷脚边。

~~~~~~~~坐在前面的赶车人嘴里吆喝着,同时长鞭啪一下挥出去击打在马背上,马便拉着马车向前驶去。 

走了不久,坐在阿林身边的少爷便打起瞌睡来,阿林两眼望着马车两边向后滚动的玉米地,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和少爷在这片土地上玩乐的情景,看着看着,突然,阿林发现玉米地里有陌生人影晃动!

汪汪汪!阿林叫了起来。

阿林,别闹,很快就到了。少爷迷迷糊糊地说。

汪汪汪,呜~~~阿林继续叫着,前腿扒拉着少爷。

阿林!少爷揉着睡眼惺惺的眼睛向外望去:不好!有劫匪!停车!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但同时,四周也冒出了很多或骑马或步行的身影。 

车上所有的人听着,我是老虎山上的陈大虎,遇上我,你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吧?识相的,空手走出来,我只要财,不要你们的命;想给我耍花样的,老子能饶,但老子手中的家伙是不长眼的!砰!不远处一位骑马的壮汉边喊边朝空中放了一枪。

所有的人都被吓呆了。 

汪汪!阿林又叫了起来。

阿林,别叫!少爷一把捂住阿林的口:汪汪汪,阿林,快去我舅舅家,笔呢?放在后面车上了?该死!把这个戴上,我舅舅认识,他看到了会知道我们有难,就会来的。汪汪汪,舅舅家!少爷语无伦次地说着,并将脖子上的一个银锁取下来缠在了阿林的脖子上。

阿林象听到了冲锋号,一跃而起,从马车窗里笔直地冲了出去,前腿刚着地,玉米地里就叫声一片:

狗!

上次那条狗!

快!打死它!

打!

阿林没有站起来,后腿直接一蹬,身子便向玉米地冲去。

砰!砰!砰!砰!

啊!阿林!

阿林!快跑!

阿林! 

杂乱的枪声伴着马车上人们的惊呼声和叫声,阿林的头已经触到了玉米叶,但身子却似乎有一粒火炭从前肩颊钻了进去,又从后腿根冲了出来,同时一股火样的炎热也从腿部喷涌而出。

不!阿林!不!你们这群强盗!

阿林!

阿林疼痛得差点跪了下来,它回头舔了一下腿部,顿时满嘴的鲜血。

阿林!快跑!

 

阿林奋力地又向前跑,耳边呼呼的风声吹着玉米叶向后退,跑着跑着,阿林看到前面一片金色阳光,阳光里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敞开着,门前一溜儿大锅,锅里冒出热腾腾的水雾,水雾和阳光混合起来,形成一个个彩色圆圈漂浮在空中,仿佛过年时自己和少爷玩乐的气球。

快跑,前面有肉汤,喝了肉汤再穿过那扇门,你们就重生了!这时,空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阿林这才发现,自己身边无数的影子也象自己一样向那大门奔跑。

阿林跑到大锅前,低下头正要去喝那锅里的汤,一只手啪一声打了过来:

贪吃!你不是已经喝过了吗?满嘴汤汁还要喝。同时那手推了阿林一下,阿林便身不由己地穿过了那扇大门。大门里面是一字儿排开的小门,和阿林一起跑进来的那些影子,一个个消失在那一扇扇的小门中,并且每扇小门进去一个影子,便关闭了。阿林瞄准一扇开着的小门,迅速地窜了进去。

 

~~~~

生了!生了!恭喜唐医生,恭喜林参谋,添了个男孩!

哈哈哈,还真是个小子!我们的国家刚刚开始建设,需要几代人的艰苦奋斗才能把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伟大富强,就叫建国吧,林建国!哈哈哈。

 

老伙计,老伙计?老林!睡着了?

唔。老林睁开迷朦的眼睛:我?我睡着了?

可不是,吓我一跳,还以为你是晕倒了。

哦,没事,我是睡着了,好象还做了一个梦,呵呵。老林又把玩着那块镜子。

呵呵,你还真是心清如水,大白天也能做梦啊。老黄坐到老林的旁边,接着说:老伙计,我接着前面的说,这镜子啊,可不是一块普通的镜子。

哦?你说说看,它有多不普通?老林好奇地问。

 

以前我给你说过,我本家有一个传世之宝,就是这宝镜。一直由族长保管,代代相传,已经有十七代了,家族里哪家生孩子,族长就会拿这宝镜在那婴孩的头上照一下,即可保佑这婴孩健康成长。老黄喝了一口茶,继续说:不仅仅如此,我还听说,这宝镜……老黄突然压低了声音,把头挨在老林的头边,几乎是是耳语般说:这宝镜能穿越时空看到一个人的前世,如果这个人前生的灵魂在过奈何桥时没有喝孟婆的忘魂汤的话,所以这宝镜也叫魔镜。老黄又喝了一口茶,恢复了正常声音接着说:只是我们家族中谁也没有在宝镜里看到过自己的前世,所以这也许只是一个传说。但被这宝镜照过的孩子,每一个都是健健康康长大的,连患伤风感冒的也很少,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老林激凌凌地打了个冷颤,一下子想起了刚才的那个梦,想起梦里那块精致漂亮的银锁。

 

老伙计,你怎么了?老黄察觉到了老林的这个细微变化:是不是感冒了?

哦?嗯,可能是刚才睡着了,有些受凉。老林把铜镜递给老黄,站了起来:老黄,我要回家了。

哦,要不要我送你?老黄看到老林的脚步有些飘,担心地问。

不用。对了。老林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你抽空到我家看看我那些古玩,你看得上的,帮我卖掉。

啊?!老黄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我想陪老伴出去旅游,到处走走,她只有这么一个爱好,也念叨很久了。你知道,我所有的闲钱都购买那些古玩了。

哦,那好,我明天过来。

谢了,老黄。

老伙计,说什么谢呢?慢走。对了,别把宝镜的事对别人说啊

 

老林离开老黄的古玩店,疾步穿行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如此急切,如此迫不及待,仿佛在与时间赛跑,以追回过去那些他没有好好珍惜的本应该是无比幸运的美好时光。

4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不开花的植物(莫冉)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