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小小说天地

TOP

不开花的植物(莫冉)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1-03-20 00:31:37 | 作者:莫冉 | 来源: | 浏览:1472次 ]
要等到什么时候,心才能追得上飞奔的灵魂……
(一)
        我被一束阳光刺醒,头痛欲裂。醒来的一瞬间不知身在何处。
        浑身每个关节都是痛的,我扶着墙,一步一步走着,门口是个卫生间。镜子里映出一个面容憔悴的人,这就是我。
        二只牙刷斜插在各自的牙具杯里,互相依偎,像一对情侣,让我心里忽然感觉一阵刺痛。我拿起绿色的牙刷扔进垃圾桶,心里稍感安慰。
        冷水溅在脸上,每一个毛孔都清爽了,可是关节却更痛了。这时锁孔响动,一个人走了进来,我看着他似曾相识的面容,忽然很害怕,恐惧包围着我。可是他又是那亲切温存,让人欲罢不能。
        他捧起我的脸。吃饭吧小艾。他说,吃完了饭乖乖吃药。
        我不自觉地听从他的安排,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让我不能违抗。盒饭里面有条鱼,很好吃,他娴熟地把鱼刺摘掉,鱼肉放到我的盒子里。
        森。我怔怔地说出一个名字。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我面前,把我拥在怀里。傻丫头,你终于醒了。
        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了,一点一点滴到我的头发上。森,你哭了。
(二)
        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十九岁。在家里,我是四个姐妹中的老四。父母想要生个儿子的念头到我这里戛然而止,他们仿佛对我有一种憎恨,为了生下我,他们背上好几千元的罚款,而我的出生却断送了他们的求子梦。十九岁,我走在离乡二百多公里陌生的街上,心里一片茫然。
        灯红酒绿的城市让我感觉害怕。当看见形形色色的男人搂着和我自小玩到大的伙伴的肩头,从夜总会里走出来的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她们打扮时尚,妖娆多姿,钱包里总像是有花不完的钱。
        我在超市找了一份收银员的工作,一个月的工资,可能抵不上同村姐妹二天的收入,但是我的日子过得很安静。每月一半的收入邮回老家,剩下的再拿出三分之二租房子,再剩下的,就是我的生活费。超市对面是一家咖啡店,每天从里面飘出醉人的清香,浪漫而华贵;街角的珠宝店里有我每天看上无数次的施华洛世奇水晶耳环,梦幻般的色彩常常让我在梦中流连。猛醒之后,身上穿的还是洗得发白的旧牛仔裤和超市发的黄绿都夸张的工装,站在超市的收银台边,看着无数戴太阳镜的美女开着私家车从门前经过。
        森是超市的常客。听老板娘说,森年纪轻轻就经营一间贸易公司。他冷峻得像刀削一样的面容让人望而生畏。我只有在他转身挑选商品的时候才敢偷偷地看他的背影。森做事目的非常明确,很快走到货架上选好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走到我面前,递给我钞票,我低头接过,把他选好的东西装在袋子里,找零,递给他,他一手接过袋子,一手接过我打好的小票,每次都是一样的程序。
        在我的印象中,森从来没有笑过。每次买完东西都从容迅速地走出超市门口,边走边拿出他的车钥匙,然后从容地钻进他的车里,绝尘而去。有一天我忽然梦见森,一样的动作,一样的面容,但是在离开的时候却对我笑了一下。醒来的时候,我望着昏暗地下室天花板上的水渍,感觉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那天森像以往一样来到店里,选好一盒咖啡放在柜台上。标价七十三元八角。森递来一张百元钞票,我找给他七十三元八角。森拿着找的零钱怔怔地看着我,我也怔怔地看着他,忽然他笑了一下。傻丫头,这是七十三元八角。那笑容和我梦里见到过的一模一样,我傻傻地点了点头。森又笑了一下说,不用找了。他把钞票放在柜台上径直走了出去,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错找了零头。我抓起那把钞票去追他,刚到超市门口,却看见一辆小货车飞似地朝着森冲过去,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我看见森的血从车轮底下流了出来。
        我出奇的冷静。看着那个货车司机转弯,加油,逃逸,匆忙用手机记下车牌号,紧接着报了警。我用手托着森的头,他的额角不停地出血,眼神有些迷离。我想喊他,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只记得我一遍一遍地重复两个字:坚持,坚持!森紧紧握着我的另一只手,血迹染红了我唯一一条没有破洞的牛仔裤,还有地上散落的七十三元八角钱。
        送森到医院,又到交通队做了笔录,回到超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老板娘正在等我。
        对不起,我说。我擅自离岗,而且弄丢了货款七十三元八角钱。老板娘温和地看着我说,没关系,那钱丢就丢了吧,你和森没事就好。我很感激,老板娘是我遇到的为数不多的好人之一。
        第二天一早我请了假去医院看森。医生说他锁骨、二根肋骨和左臂骨折,头部撞伤,其他没什么大碍,应该是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从昨天晚上我就一直觉得是我害了森,要不是我笨笨地找错了钱,森不停留那几秒钟,或许就会错过那场车祸。
        森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谢谢你救了我的命。我拚命摇头,不是,要不是我那么笨,你也不会……森又笑了,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冲我摆了摆,没让我说下去。
        森的笑容真的让人很难忘记。我披着衣服蜷在又冷又湿的被窝里,掏出小镜子使劲地挤昨天晚上冒出来的青春痘。我像一只胆怯的丑小鸭,如果有一天我能引起森的注意,那么一定是因为我在变成羽翼丰满的白天鹅。
        森的伤势好转之后,我只要每天晚上去看他就可以了。整整半个月,我请假照顾森,已经没有了工资。破例地,我从要寄回老家的钱里面抽出了二百元。
36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流泪的奶油布丁(木门长子) [下一篇]魔镜(到处乱窜)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