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酸辣人生

TOP

渔人(混混)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2-06-26 21:40:42 | 作者:混混 | 来源:蒲公英文学论坛 | 浏览:2751次 ]
    传说渔人是文曲星时,渔人正赤脚蹲身湖边掏摸田螺,听湖心小船里,有女童咿咿呀呀哼唱,渔人便抠出一块灰白色贝壳,甩手沿水面飘飞过去。
  
  这时,渔夫定已回到渔棚前,任斗笠边水珠滴向蓑衣,再流至脚下,只抽着烟,笑望渔人。棚子里,渔妇呼唤吃饭声跟着响起,渔夫说:“让娃儿再玩会吧,老师说咱娃有出息,作文都上城里报纸了呢。”渔妇便也走出来看渔人,再一起望远处三十层的高楼。
  
  等看不见那高楼了,渔棚已换成了三间平房,渔人则呆在房里,成天写字。日头西落,渔人会走出来,看湖边公路上呼啸的车子,远处卷着浓烟的烟囱,一幢幢崛起的高楼。他发觉不知何时,天上飞的,湖里游的,似已绝迹,只有一女子的歌声,迷迷茫茫时断时续。屋里,渔夫又小声唠叨:“他天天闷在家里写,不见外人,连媳妇都不想要,怕没用呢!”渔妇说:“咱娃儿不一样,老师不会看走眼的。”渔夫说:“要不给他找个女娃吧,我看那经常唱歌的还行。”渔妇说:“不行,那女娃傻傻的,才读了三年书,咱娃可读了十一年呢!”渔夫说:“得想法子让他多和女娃说说话才好。”说完,走出棚外抽烟,见渔人正仰躺在鱼塘边小木船里,就远远避了去。
  
  有高跟鞋敲着地面慢慢接近,渔人坐起,见一白裙长发女子,用带点外地口音的普通话冲他笑问:“这鱼塘是你家承包的?”渔人回:“是。是的。”女子问:“养鱼很赚钱吧?”渔人回:“现在这儿厂多,难养呢。”女子指着鱼塘尽头问:“那一小块地儿也是你家的吗?路边长草的那块。”渔人回:“不是。”女子说:“我们要在那儿搞几天活动,想从你家拉根电源线,付双倍电费,可以吗?”渔人回:“行,你看着给就是。”女子笑:“那就说定了。”渔人回:“定了。”
  
  夜里,渔人失眠,白天来的女子老在眼前晃荡,晃荡成了塘里的白鲢。渔人整夜都在期待白鲢窜出水面的那一声响。中午,来了十几个怪人,其中有四个白裙女子,几个长发男子。他们在那块草地上搭起红色塑料布棚,棚很大,比渔人家房子还大。到了晚上,棚子里就喧哗开了,各种口音的男子嘻嘻哈哈聚拢过来,很多还戴着安全帽,两个长发男子站在篷布门口收费。渔人到时,和他谈过话的女子跑来,拉他进去。渔人问:“你们搞什么活动啊?”女子苦笑回:“没办法,混口饭吃呢。”说罢走到里面,站到台上开始唱歌,声音却没了昨日的清亮,呜呜咽咽,似鬼叫。渔人懵了,醉醺醺地看,听不见都唱些什么。只闻四周人声嘈杂,混乱异常。女子唱了会,下了,跟着一长发男子上来做些蹩脚戏法,一会也下去了。那女子又换了短裙短袖上来,再轻轻柔柔地唱,边木偶般摇晃。渔人痴了,呆呆地看。再后来,许多人开始叫骂,又有三名短裙女子上来,和那女子一起蹦跳。渔人看不下去了,退出去透气,依稀听到有人呐喊:“脱了!脱了!”渔人眼前就再次晃荡起水里的白鲢来。
  
  第二天,塘里飘了十几只红红绿绿的塑料瓶,渔夫不愿意了,气冲冲去找他们理论。回来后,马上用单车载渔妇去了镇上,说是要买点日用杂货。不一会儿,女子来了,渔人独自在房里写字,女子就看他写,然后,那字就写到床上,写到女子身上,却似着白鲢般水滑无从下笔,还是女子懂门道,于一长串呻吟呢喃中,助他完成了一篇。临走,渔人说:“不要唱了,好么?”女子问:“你这些字能换钱么?”渔人回:“能的。肯定能的。”
  
  过了两天,渔夫再去找他们理论,见几辆灯光滚闪的小车,一路鸣叫着围住棚子,好多戴大盖帽的从车里呼啸而出,将棚子推倒,没多大功夫,就散尽了。去镇上寄发稿件的渔人回来,看到一地狼藉,怔了好久,在鱼塘边走了三圈,又回房间继续写字。后来,渔人常半夜起来看塘里鱼掀起的水花。一晚,他惊骇地发现,鱼塘水面上飘满了肚子朝上的鱼。渔夫见了,当即急晕倒地。晌午,戴大盖帽的来了,拍了照片,在本子上写了几笔就走了,再没了音信。三天后,村领导来了,第四次动员他们放弃鱼塘和房子,说住镇上政府安排的高楼大厦,像城市人一样享福。
  
  搬进新家,渔夫每天早出晚归和渔妇贩鱼,渔人依旧天天在房里写字,写那些寄出去不是失踪就是被退回的字。偶尔,渔人会走出来,和接孩子放学的同龄人招呼,然后漫步十几里去看被白色花岗岩垒砌得干干净净的鱼塘;看鱼塘里五颜六色与人嬉戏的小鱼;看鱼塘边金碧辉煌的大酒店。
  
  终于有一天,路过一排小店面房时,渔人透过玻璃门见到了那个女子,那个被他在肌体上写过字的女子。除了头发卷曲,与从前没什么两样。渔人愣在门口,被一粉色短裙女娃拉了进去。女子却笑着说:“对不起,我们美容院后天才营业。”便推渔人出门。渔人茫然转身,听门里女子说:“你看他像有钱的么?!以后多跟大姐学着点,别什么人都拉!”
  
  恍惚中,渔人撞进边上一家饭店,大声叫:“红烧鲢鱼,白鲢!”服务员笑了:“饭店里哪有那么低廉的鱼!换鳊鱼吧。”那晚,渔人第一次喝得烂醉,被人送了回去。清醒后,随即将所有手稿都抱到楼下,当废纸卖了。
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阚氏五虎(王霁良)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