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酸辣人生

TOP

讨饭的白领丽人(红尘散仙)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1-03-21 21:44:57 | 作者:红尘散仙 | 来源: | 浏览:3541次 ]

我下岗以后,四处找不到工作,只好租了一间小门面房,卖起了早点。油条、麻花、豆花,虽然活辛苦点,挣得也不多,但总算能对付着过日子了。


  街对过是幢写字楼,出入这里的都是白领,通常都是开着各式各样的轿车来上班,看到他们每天精神抖擞的样子,我只能羡慕,再拍拍身上的大褂,继续干活去吧。


  这些高薪阶层,极少光顾我这样的小店子,但是有一天下午,真来了一位。这是位中年女性,穿着很整洁的衣服,脸上的表情也和其他客人不一样,透着一种气质。我对她的到来感到很奇怪,但更奇怪的是她还搀着一个老太太,正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目光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还是迎上去,正想打招呼,她先开口了:“求求你,能不能给我们一口饭吃,我们娘俩都饿了三天了。”
  我大吃一惊,旁边所有的顾客全都惊讶得放下了筷子,这位女士脸上略有些尴尬,但她还是向我伸出了手。如果我没猜错,她这身衣服,就值几千块钱,却上我这里讨饭,这是什么逻辑。


  我怀疑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但是看到我没有反应,她又说话了:“我们只想讨点饭吃,您就发发慈悲吧。”说着,她向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琢磨过来了,这是不是在拍电影呢,怎么旁边没有摄像机呢,再不就是做专题节目的,现在电视台就爱搞暗访,没准就是在做一期节目。想到这我不再犹豫,端了一盘油条,两碗豆花出来。她们娘俩连声道谢,那老太太也不管烫不烫,抓起油条就塞进了口袋里,回头拉着她就往外走,临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但到底没有开口。


  顾客们开始议论起来,真是什么新鲜事都有,有人说是不是这个女人有精神病,还有人说不像精神病,倒像骗子。当然也有人和我想的一样,说这肯定是拍电视节目的,看看这个社会还有没有爱心。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回家和老婆一说,她劝我:“别想这么多了,不就几根油条吗,就当人家有困难,咱做了一回好事。”


  但这样的好事,却还在继续,每隔三天五天,她们娘俩就会来讨一次饭,开始几次,我都给她端了新出锅的油条,可后来我真的难以忍受了,因为有一次,我竟然看见这位女士,从一辆漂亮的轿车里下来,走进了对面的办公楼。她一定是个有钱的高职人员,凭什么总来白吃白喝,我越想越郁闷,等她再来的时候,我就没好气地递给她一份昨天剩下的油条,已经变得又黑又硬。但她还是道着谢接了过来,那老太太又是匆匆忙忙塞进口袋里。


  在她第十次登门以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您为什么总来我这里讨饭,我看您也不是穷人呀。”


  她回过头来,笑得很勉强:“我们是逃难过来的,我们娘俩都饿了三天了。”


  还是这句老台词,还没等我问个清楚,那老太太用一种极可怜的声音对我说:“我们就要一口吃的,您就行行好吧。”


  我真的生气了,拉着脸说:“今天,你们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给你们吃的。”


  老太太竟然哭了出来,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客人们都回过头来,有知道这件事的倒没说什么,不知道的竟然嚷起来:“就要口吃的,你怎么这么小气,算我帐上好了。”


  我这哪是小气,我就是不明白,哪有这样的人呀,穿着几千块钱的衣服,开着几十万的轿车,下班就来这里讨饭,这不是拿穷人开涮吗?但是她还是没有给我解释,只是半拖半抱着,把老太太领走了。


  从此,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店里,不知道为什么,我反而有一种失落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不就一口吃的吗,再给她十次、二十次,又算得了什么呢,为什么非得在乎人家有钱还是没钱。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也逐渐淡忘了这件事,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收摊子,一辆轿车停在了我的门前,我一看,正是那位讨饭的白领女士。她要了一碗豆花,几根油条,边吃边称赞,味道不错。


  算帐的时候,她付了二十倍的价钱:“师傅,加上前几回的,这些够不够?”


  我愣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能给我说说吗?”


  她笑了:“我娘小时候,是从老家逃难过来的,一路上跟着外婆讨饭才到了这里,有一次人家不给她,还打了她。从那以后,精神就有点不好,最近上了年纪,旧病复发了。说什么也不肯去医院,一犯病的时候,就要拉着我去街上要饭,谁拦也拦不住。我没办法,只好陪着她,我也不好意思去别人家,就是上下班经常看到您,一看您就是个善良的人,我就要饭要到您这来了,给您添了不少麻烦。”


  啊,我明白了,我急忙问:“那大娘现在怎么样?”


  “住院了,”她苦笑了一声:“您上次不给她饭,她害怕极了,再也不敢上街要饭,说是怕人家打她,整天躲在家里哭,我总算连哄带骗把她送进了医院,说起来,还真得谢谢您。这阵子光忙她了,帐算得晚了点,请您原谅。”


  看着她开车走远了,我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凉,大概,夜很深了吧。

5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的朋友陈贵(红尘散仙) [下一篇]hello world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