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散文 -> 往事情怀

TOP

记忆里的小河(浅夏)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2-06-26 21:09:11 | 作者:浅夏 | 来源:蒲公英文学论坛 | 浏览:2980次 ]
    那一天在梦里,又见到了旧日江南老家的那条小河。
    哗啦啦的前端,从东边大河分流而下,蜿蜒而来,贯穿整个村庄。清澈的河水,清晰可辨水底卵石,粒粒饱满。小河两岸,住满了人家,青砖黑瓦,木式的楼梯,白墙高高耸起,端口有古老石雕,飞檐起翘,挑入云端。打开后门,石级而下,女人们在水边浣衣洗菜、淘米汲水,小孩们涉水嬉戏,水里浮现游动灵活的微小鱼群,空气中充溢着潮湿苔藓清淡草味。市井生涯如水墨画卷般,悠扬铺陈开来。

    这条小河,曾是整个村庄的血脉,供给村们天然养分和无限活力,见证村们喜怒哀乐与天地一体的河边生活。

    八岁那年,住在河段中间的李奶奶家,迎来了一桩大喜事。排行老二的旺财叔叔,要迎娶邻村女子为妻。村里早就传开了,说这女子,不仅长得周正端庄,温柔敦厚,还有一门好手艺,会做裁缝。这在那时农村,屈指可数。还说她做得衣服啊,花样翻新,时尚大方,远近村庄的人都找她,因此生意兴隆,是个挣钱的好能手。

    李奶奶家为了这门亲事,费劲心思。倾尽全力,把临河的旧屋拆了,重新搭建。还在搭建的新屋上伸出一阁楼,撑四根木柱,刷清水漆,底下空间,供人河边纳凉洗刷集会避雨之用。阁楼上四面开窗,窗棂雕花,缠枝花卉图案,配墨绿色的玻璃,江南典雅中呈现出尘世安稳、详和福足的气氛。

    这间阁楼就是旺财叔叔的新房。
    结婚那天,小河边的紫藤花正开在旺期,一串串悬挂下来,密密簇簇。微风拂过,空气中包裹着浓郁芬香。
    大我一岁的的堂哥,带领我们几个毛小孩,踏上狭窄的楼梯,穿过曲折的走廊,挤进了满屋是人的新房。新房内欢歌笑语,喜气洋洋。新娘着绣花大红礼服,头戴珠花,微笑不言,端坐床边,那眉眼里的温柔娴静令人流连。四位全福婶婶在翻看新娘带来的嫁妆,绸缎喜被,四季衣裳,公婆鞋子,化妆品首饰等等,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叹。我最喜欢靠窗边一对红漆描金龙金凤的箱子,金属包角,富丽堂皇。当然还有箱子旁边那崭新的缝纫机,熠熠闪光,很是惹人眼目。

    堂哥调皮好奇,拿脚去踩缝纫机的踏板,发出踏踏声,李奶奶闻讯后,赶紧跑上来制止。并一把拉住堂哥的手,到新漆朱红的马桶边,打开盖子,让堂哥撒尿。堂哥扭捏着不肯,李奶奶掏出红包,并从马桶里拿出花生红枣,塞进堂哥的口袋。堂哥欢天喜地就范了。我眼馋那红包,也跑过去,要求撒尿。满屋子的人听了都哄堂大笑。说女孩子的尿不值钱。
    原来啊,那是男孩子的专利,是童子尿,喻意着早生贵子,子孙绵延不绝。

    新娘婶婶善解人意,笑盈盈地向我招手,旁边的人悄悄地推我,让我快叫二婶婶。还没等我开口,一只大红喜包,塞入我手中,我欢天喜地跑下木楼梯大喊,二婶婶早生贵子。嬉戏的愉悦欢笑声,穿过悠长的走廊,漂浮在阳光明媚的河面上。

    人生的境遇,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沿着自身轨迹,郑重自持,神秘莫测。一如潺潺流动的河水,常年不息,无穷无尽。世间的俗人只能以命运来解释一切,以此最终获得内心的平静。并且依旧相信命运无可辨白的公正性。

    第二年春天,杜鹃花满山遍野时,村里起了流言诽语。说,二婶婶不会生养孩子,到现在还没怀孕,是不是有病等等。
    种种猜测,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流进耳朵。二婶婶的神情也郁郁寡欢起来,阁楼上灯光在夜色中微微闪烁,很晚很晚。

    当我再一次来到阁楼新房时,靠窗的墙壁上,多了一张装饰彩画,画儿是一个白胖大娃娃,光着身,手里捧着大元宝,骑着一条大大的红鲤鱼,游驾而来。二婶婶看我仰着头,她也随着我的视线看那张画,幽幽地说,我一定要怀一个像画上一样的白胖大娃娃,囡囡你可一定要帮二婶婶呀。

    行啊行啊。我不明事理地喜悦着,答应着。

    二婶婶剥了一颗大白免奶糖,送到我的嘴里。一股甜腻芬芳,贴在舌上。这样的奶糖偶尔才能吃到,我万分爱惜,舍不得大嚼大咬,慢慢地舔着。这时,二婶婶拉开衣服,露出小圆肚子说,来囡囡,帮我摸摸小肚子。
    我就认真地一下一下,轻轻地,柔柔地,抚摸着。手经之处,能感受到血脉下生命力的涌动。
    二婶婶低眉转眼,眼眸中呈现澄澈的温柔,瞬间又沉落为不可测量的寂寥。嘴里喃喃细语,经囡囡摸过的小肚子啊,一定会有好运的。

    下楼的时候,满天星斗,一梳月亮清新刻露,远山飘渺,近处树影憧憧。踏着青石板,左侧身旁,咕咕流淌的小河依旧,万物依然昌盛寡言。如此静谧丰盛的山村,如此善良美好的二婶婶,我坚信,她一定会得到世间的福报。

    记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有时是那样的真实,如一条河流,源源不断,有始有终。有时又那样虚无飘忽,斑驳交错。它使我对故乡对童年的追忆,物已非,人不在。多年后,当我再回到故乡,那个小山村时,小河干涸被填平,村里壮年男女都外出打工,曾经沿河的老房子里只剩下老人孩子和妇女守家,白日里空落冷清。昔日河两岸热闹的生活画卷,几近一场春梦,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值得欣慰的是,二婶婶一家搬到了镇上,女儿也已经出嫁,一家人过着安稳殷实的生活。
36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朵花期的爱情(逸儿)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