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散文 -> 往事情怀

TOP

写信的时光(水是眼波横)
[ 录入者:微雨寒梅 | 时间:2011-03-20 00:17:49 | 作者:水是眼波横 | 来源: | 浏览:994次 ]
    在电话普及、网络盛行的当下,写信似乎成为一种狂想,收信更是成为一种妄想,.散文版“写信的时光”主题很怀旧,让人很怀想,过去写作文形容人收信很多,总爱用一个词“一封封信如雪花般飞来”。而此时,在没有信笺的书桌前,我的思绪亦如雪花般飞舞,把许许多多过去的人与事,情与感从泛黄的信封中唤醒,重温一段写信时光。

     

    记得我上高三,在学习任务最紧张最繁重的时候,我却每周写一封信收一封信,这样收发信频率足足保持了三年。三年下来我收到的信摞成厚厚一叠,应该有一百多封信吧。写信与收信的对象都是一个人,杰,我高中时最要好的朋友,同班同学同寝室的姐妹。

     

    杰很聪明,聪明到高二就考上了清华大学少年班,而我,还要在那炼狱般的高三时光里挣扎。更要命的是,我对理科一窍不通,吵着闹着在高三时转到了文科班。面对新的同学,新的课程,新的希望,我也有了新的郁闷,新的彷徨和新的压力。杰在那时给了我许多的安慰、鼓励和支持。

     

    每到周末,我会收到杰从北京写来的信。杰的字很整齐很娟秀,细小地贴在一条线上,任何时候都不会乱,这与她当时的性格大不相同。杰是很干练很爽利的女孩子,头发剪得短短,说话走路都很快,人们说像男孩子。但我知道这是错觉,女大十八变,女孩子终归是温柔的。

     

    杰在信里描述她的清华校园,描述她的大学生活,描述北京的历史古迹和风土人情,或者谈我文科的课程,谈我需要的参考书、模拟卷,谈我们过去共同的生活。总之,从高三到大学,我们每周一信,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要说,有时候即便是一枝花、一首歌、一种零食都可以成为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有几封信带着花香,幽幽的,那是信中藏着腊梅花,淡淡的,信中夹的定然是迎春花。我至今都记得杰在信中是怎么形容迎春花的,她说“你的花开了,你笑了,好灿烂,春天终于来北京了。”因了我的乳名,杰总是把迎春花称为我的花或者我。清华园内迎春花开时节,杰都会摘上一些,压得平平整整,夹在信里给我奇来。拆开信封,倘若不小心,迎春花从信纸里掉出来,薄薄的花瓣轻盈得像蝴蝶一样飘飞,再看看手中的信笺,淡淡地带了一层明黄的色彩,应该是花蕊上的花粉染就的吧。

     

    青春如花儿一样明艳,尽管那时偶尔会为赋新词强说愁一回,偶尔在齐秦伤感的歌声里独自穿越操场一回,但快乐总像小精灵一般怎么都藏不住。我们开心地聊起学校食堂后面的铁槛寺,总想着怎么能混过老尼姑的眼睛逃进庵里。杰为此还吃过老尼姑的一记“栗凿”(食指中指敲打头),换来的却是好奇心的极大满足。原来庵里有一口幽深的水井、一池清丽的睡莲和一树浓密的绿荫,再看看那个一点都不慈眉善目的老尼姑,打死都不相信那一方清净幽雅的小院出自她的手。

    

    到后来,杰的信中经常夹着一些模拟试卷,往往是北京海淀区的、东城区西城区的,也只有这个时候,班主任把信丢给我时才不会怒目而视。

     

    及至大学最初两年,我们仍然保持每周一封信的习惯。再后来,各自恋爱,各自完成学业,信便越写越短越写越少了,三言两语的,内容却越来越厚实,有时是一套席慕容的诗集,有时则是一套《史记》。

     

    当席慕容的诗句成为心底的书画,《史记》书页渐至泛黄的时候,我和杰的通信也中断了,原因不得而知。许是因为毕业后天各一方,许是因为刚参加工作各自忙碌,许是因为各自恋爱结婚,总之,闺中最密的姐妹变得杳无音信。不过,偶尔做梦回到中学时代,杰的笑容一如往昔,浅浅的,狡黠的,眼神灵动,顾盼生辉。

     

    十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病让我在家休养了半年之久,既不能随意活动又禁不得热闹生辉,在养病的百无聊赖之际,忽然接到一封信,我大喜过望,那信封上的字体我再熟悉不过,杰,十年没有音信的杰终于又有消息了。原来这么多年,杰跟我一样,一直打听我的状况,终于辗转从我家乡父母那里得知我的准确地址和生病的消息。杰在信中殷切问询我的病情,叙述别后的生活,那熟悉的语气,那字里行间呈现的神态与笑貌,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完全没有十年不通音信的疏离感。时光是凝固的,仿佛就在昨天,我们还在一起上课,一起打饭,一起回寝室,所谓分别,仅仅就是寒暑假而已。

     

    家居的日子因了杰的来信重又变得生动起来,我甚至从杰那里学会了一样菜——鸡蛋烧排骨。杰在信中是这样写的:鸡蛋烧排骨已经做好,放在炉子上“咕咕嗒嗒”地炖着,热热的蒸气弥漫在屋子里,浓浓的肉香飘散开来,我就在这样暖暖的雾霭里与你闲话……

8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种情怀 [下一篇]在溪流的拐弯处(梦在何方)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