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散文 -> 往事情怀

TOP

那年,那些事
[ 录入者:梦微凉 | 时间:2010-09-05 10:29:32 | 作者:梦微凉 | 来源: | 浏览:1179次 ]

现在的我们称那年为“小时候”,称那些事为“回忆”。

就这样,我们离小时候一天比一天更远了,而那些被唤作回忆的事却一刻比一刻更清晰。

留不住时光,唯有留下回忆了。

 

棉花糖

 

记得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有位卖棉花糖的阿婆。阿婆很老了,总是眯着眼睛笑,脸上满是褶皱。她说话慢悠悠的,软软的,像棉花糖一般,很舒服。

每天放学,我们三五个小女生便手里攥着向父母讨来的一角,两角的毛票蹦跳着跑向阿婆的摊位。那时一串棉花糖只要一角钱。阿婆总是笑眯眯的,有时还会摸摸我们的头。

那时喜欢棉花糖,不仅仅因为好吃,还因为喜欢看棉花糖的制作过程,觉得很好玩,百看不厌。做棉花糖的机器是个“很大的家伙”。我们围在阿婆的身边,睁大了眼睛看。阿婆总是不紧不慢的。先是将白糖倒进“大家伙”中央碗状的容器内,然后一只脚很有节奏的踩着“大家伙”下面的踏板。以致后来读到“札扎弄机杼”时,我脑中一下就崩出了阿婆踩踏板的样子。

待踩一会儿后,便有糖浆从小孔中喷出。我们几个小孩便兴奋地叫起来。这时阿婆拿出竹签,手臂灵活的画着圈,一圈一圈,细细的竹签上便缠绕了絮状糖丝。它慢慢的膨胀,最后形成一大团“棉花”,棉花糖也就做好了。棉花糖咬起来软绵绵的,入口即化,变成了甜甜的口水溢满唇齿。

每每,我们总是手握着一大串棉花糖,一边吃着,一边看阿婆不紧不慢的做着。待棉花糖吃完了,估摸着妈妈该着急生气了,才恋恋不舍得离开。

有时,没向父母讨到钱,眼巴巴地站在旁边望着,阿婆也会给一串,摸着头说:“吃吧,孩子!”我甜甜的说声:“谢谢阿婆!”阿婆便乐开了花,脸上的沟壑也愈加深了。

三年级的时候,学校整顿校园周边食品的安全和卫生,阿婆便再也没出现过,风里也没了棉花糖甜甜的味道。

后来也曾在多处见过卖棉花糖的,各色各样的,却再也吃不出小时候的味道。

 

卡片

 

如果没记错,应该是五年级的时候。那时正热播电视剧《笑傲江湖》,对剧中人物迷的神魂颠倒,每天晚上眼巴巴地等着看。或许是想借电视剧的人气来提高销售量,不少方便面厂家都随面附赠一张剧中人物的卡片。卡片大小与现在的银行卡无异,做工很精致,表面摸起来滑滑的。每张卡片的正面是人物在剧中的造型图,反面是人物简介,还有关于攻击力,体力等的描述和柱状图。

一阵收集卡片的热潮悄然兴起。早餐时,基本人手一袋干脆面,就为了其中的卡片。课间时,大家也都在讨论卡片的事,谁谁谁又得到了一张特稀有的,谁谁谁集了四十多张了。

我也被这热潮感染,央求妈妈买了一箱干脆面回家。一口气拆开了十几袋,取出其中的卡片,将面扔在一边。

于是,我成了同学们艳羡的对象。有同学跑来想借我的卡片看看,有同学央求我和他交换卡片,也有同学要和我猜拳,筹码是卡片。我很是享受,当然对卡片的保护也是小心翼翼的。

集卡的热潮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慢慢退去。而那些我视为珍宝的卡片也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

直到初中时,有一次收拾书桌,在桌子底下发现了布满尘土的卡片。细细拭去灰尘,它们崭新如初。一张一张翻看,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欣喜和激动。

 

那年,那些事,我以为早已远去,却发现它们从未离开过。

14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残叶的悲凉 [下一篇]狗事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